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蛋花汤

时间:2018-07-16 00:15来源: 作者:qingkewyz 点击:
  


童年是在这座小城的一处老旧的院落里度过的,房间面积至多有20平米,即便是这样全家四口搬进来住的时候仍然感叹道,好宽敞啊!

我出生在80年代初期,也是改革开放的初期,那时全国上下最主要是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吃的东西种类不多,肉、蛋等副食品供应量很少,而且贵,需要时要早起到国营副食品商店排队购买,去晚了是没有的。在我刚出生那会儿,家里很少能吃到肉和鸡蛋。冬天能吃到的蔬菜只有白菜、萝卜和大葱,而且只有10月末和11月初的时候有,每到这时,家家户户都要忙着采购一冬天的白菜、萝卜和大葱。直到来年的6月以后,人们才能陆续买得到菠菜、芹菜、土豆、茄子和豆角等。因为吃的东西单一,做法也就是炖或炒,所以童年对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最令我难忘的是每天早上的一碗蛋花汤。

喝蛋花汤已是我上小学之后了,鸡蛋依然比较贵但不用再排队,去市场随时可以买到。父母经过几年的调薪,工资已从80年代初的30多元涨到60元左右。为了给我和爷爷补营养,母亲决定每天早上做两碗蛋花汤,一碗给爷爷,一碗给我。

母亲将鸡蛋在碗边轻轻地一磕, “啪”的一声轻响,鸡蛋便裂开了一个口子,再用拇指沿裂口向两侧轻轻一掰,蛋黄和蛋清便滑落到了碗里,蛋黄泛着红,蛋清透着亮。母亲在灶台上的锅里加上水,点着火,再将碗端在左手心里,右手用筷子插入蛋黄开始搅拌。先把蛋黄打碎,再把蛋黄和蛋清搅在一起,筷子沿着碗壁不停地画着圈,发出“啪,啪,啪”的轻响,直到现在我一听到这样的响声便知道是有人在打鸡蛋了。待到蛋黄和蛋清充分的搅拌到一起,碗里呈现出橙黄色时,锅里的水也烧开了。母亲用筷子逼着碗口,将碗倾斜,蛋液便沿着碗口向锅中洒去。蛋液接触到沸水,一两个翻滚以后便已经熟了。蛋黄和蛋清交织在一起,蛋黄呈现微黄色,蛋清呈乳白色,铺满在锅里。一股鸡蛋的香味也跟着弥漫开来。母亲将做好的蛋花汤倒入碗中,撒上白糖,对等在一旁的我说:“来,趁热喝,小心别烫着。”便又去准备爷爷的那一碗蛋花汤了。

在一旁等着的我,早已用舌头把嘴唇舔了N次,小心地用拇指和食指套住碗的上沿,接过蛋花汤,轻轻地放在桌上。隔一会儿低头吹吹蛋花汤,隔一会儿低头吹吹蛋花汤。待觉得温度可以入口了,先吹一大口气,然后嘴唇迫不及待的贴上碗口,吸一小口烫烫的蛋花汤。刚一入口,舌头便被烫的往回缩了一下,马上又抵挡不住蛋花汤的诱惑,反回来细细品味,让蛋花汤滋润着每一个味蕾,不舍地送入食道。一股暖流带着香气从前胸流过,香气仿佛要从胸前的毛孔中逃出来。暖流到了胃里,转了一圈便化作细流充盈到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坦。于是又忍着烫,猴急地再喝一口。有时,会遇到没有完全散开的一大块蛋黄蛋清,它会填满我小小的口,嚼两下才溢出香甜,说不出的满足。有时,母亲会在蛋花汤里点上几滴香油,香油点入刚出锅的蛋黄汤,一股芝麻香扑鼻而来,填满整个屋子。口水止不住的从舌苔往外涌。每天的一碗蛋花汤,是我醒来的期待,甚至是一种仪式。

一天早上我醒来,发现桌上有一碗蛋花汤,我便马上要去喝。母亲说:“别动,那是给爷爷的。” “我的蛋花汤呢?”“今天鸡蛋就剩一个了,所以只做了一碗,听话爷爷年纪大了,给爷爷喝。”“为什么给爷爷不给我,我就要喝。”这时爷爷过来说:“我不喝了,给孙女喝吧。”“不许你喝。”母亲依然拦着我,“我就要喝”, 说着,我要去夺蛋花汤。母亲也急了,啪的打了我一个嘴巴,“说了,这碗给爷爷喝。”。母亲居然打我,我委屈的眼泪含在眼圈,自己的挚爱之物被夺了,母亲不帮我还打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得让着爷爷,爷爷不吃饭我就不能吃,晚上爷爷先洗漱我后洗,冬天爷爷睡热炕头我只能睡边上……连蛋花汤也得让着爷爷。”“不为什么,因为那是爷爷!”我生气地对母亲说:“反正你们什么都对爷爷好!我不吃了。”说着,我抓起书包就跑了出去。母亲在后面喊;“你回来!”我当时觉得母亲最坏了,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一口气跑到学校。

在学校根本听不进去课,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上完两节课,课间突然有同学来告诉我说,我爷爷在校门口等我呢。我跑到校门口,看到爷爷正焦急地向门里张望着,赶忙走过去问:“爷爷,你怎么来了?”“我来给你送鸡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煮熟的鸡蛋,还热着。“别生你妈气,她还得上班,这是爷爷去市场刚买了回家煮的,爷爷不会做蛋花汤。”爷爷仔细地帮我剥着鸡蛋皮“你妈妈她啊,太孝顺了,什么事情都先想着我,有时候会让你觉得不公平,但是等你长大以后也得像你妈妈一样,好好孝顺你妈妈,她照顾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不容易啊。”我嘴里吃着鸡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爷爷在我念初中的时候离世了,离世前牙齿已经没有了咀嚼功能,母亲依然每天早晨给爷爷做蛋花汤。医生和护士都说我们家人孝顺,因为爷爷走的时候很瘦但没有疾病,是因为身体衰竭而走的,只有孝顺的人家,照顾得好才会这样。

转眼间30多年过去了,童年的那个院落早已变成了高楼大厦。慢慢长大的我,也渐渐地懂得了什么是孝顺。孝顺不是谁先洗漱,不是谁先吃饭,不是谁睡热炕头,而是从心底里对父母哺育的感激,是中华文化一代代的传承。小时候父母把我们放在第一位,长大后我们把父母放在第一位。

结婚后,我们一家和母亲住进了140多平米的大房子,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使得吃口饭再不是问题。市场上无论夏季还是冬季,农副产品丰富,瓜果梨桃遍地。以前见都没见过的南方蔬菜水果,也上了我们的餐桌。超市内随时可以买到进口水果。人们见面不再是问:“你吃了吗?”而是问:“今天吃点儿啥呢?”不变的是,每天早上,我会做两碗滴上香油的蛋花汤,一碗给母亲,一碗给儿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