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_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姐妹

时间:2018-07-15 23:55来源: 作者:胡颓 点击:
  

梅子上了高中后,开始住宿。于是每周只回来一次,和妹妹面对面聊天的机会,每周也就只有一次。

梅子家是花园洋房。梅子和妹妹春晓的房间在二楼,低头抬头,院子里的花香就透过窗户很肆意地闯了进来。夏天是青胡柚,冬天是小腊梅。蔷薇月季是不分四季的,开得悄无声息,只有色彩与香气静静蔓延。

梅子单手托腮,带着点说不清的惆怅,看着院子里的黄月季。小小的几朵,黄得很热闹也很孤寂。

“我说……那月季开了多久了?有一个月了没?”

“那么多月季,你说哪个?”春晓正盯着英语卷子发愁,漫不经心的回她。

“那个,黄色的,就在那柚子树底下。唉,你看一眼。”

春晓眯起眼朝院子里看了看,又缩回椅子里。“不知道,反正开了很长时间了。”

“哦。”

“你们是不是快期中考了?”

“嗯。”

“你们也快了吧。初中考的比高中早。”

“嗯。”

“这次准备考年级第几?”

“前五十,或者六十。”

“那不错啊。”

“嗐,就那样吧。”

“你这周周练,数学及格了没。”春晓问的很突然。

“.……没。”

“哦。”

“这周你在家里吃什么了?”春晓开始转笔,一圈一圈。梅子开始思考这是圆周运动,一旦运动轨迹确定,就可以求笔运动的向心加速度。

“粥。白米粥,八宝粥,南瓜粥。烦死了。”

“哈哈这么惨。看来食堂里烧的比家里还好。”

“但周三我们出去吃披萨了。”

“哇,你们居然背着我出去吃大餐。不公平。”

“那谁叫你住宿。”春晓翻了一个白眼。

“爸妈好偏心,他们给你智能手机给我老人机也就算了,现在连到外面吃饭都是带你一个人了。委屈啊。”梅子说的嘻嘻哈哈,她没能控制住自己,瞥了一眼春晓的新衣服。

轻薄的一件连帽衫,胸前一只黑色小猫咧着嘴笑的很开心,尾巴上一个小小蝴蝶结红得刺目。梅子忽然觉得身上那件去年买的黑白格子衫有点缩水了,胸口一阵轻微的闷痛。

春晓从来都有办法让爸妈给她买新衣服,买各种古怪而不实用的东西。而她从来没那个勇气。

梅子也不知道那份怯懦从哪里来。

她不是什么乖乖女,也会在妹妹面前毫无顾忌的跟父母争吵,可向父母要钱,这让她难以启齿。

“我不想写作业了。”春晓撂下笔,说。

梅子看看手表,又看看她,“才写了多久就不写了?”她讨厌自己的语气,尖酸得惹人生厌。

“你把作业带到晚自习上写,还好意思说我?”

“好意思。”

春晓撇撇嘴,整个人瘫在在椅子上,开始慢慢向后斜。她喜欢这样玩,说要体验在摔倒边缘试探的刺激感。

梅子下意识抬手把她椅子向下压了压,做完又觉得自己太傻,心想就该让她摔一下。但她没把手拿开。

春晓的椅子晃荡了半天,梅子的心也跟着晃荡了半天。

“你什么时候回家?”

梅子想这不是废话么,每周都那个点走,春晓不可能不知道。但她还是说,“五点走。”

“我昨天给你买了火龙果,红心的,超级大,你走的时候别忘记拿。”

梅子愣了几秒,说,“哦。”

“我还给你订了本书,你一直很想看的张嘉佳的那本。我可是把自己约画稿赚的外快都给贡献出来了。”

春晓的声音轻飘飘的,带着点软绵绵的韧劲。

梅子不说话,半晌笑着回了一句,“还算有点良心。”

春晓又白了她一眼,很有初中生特有的娇横和稚气。

“你,下次周练好好考。”春晓对她眨眨眼。

梅子也眨眨眼。

她其实还想问很多。比如春晓什么时候开始帮别人画画来赚外快,比如春晓怎么知道她想买但一直没说出口的那本书。

春晓歪着头冲她笑开了。

梅子也看懂这笑了:何必呢?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你没说出口的,我也都知道。

春晓拿出手机,滑开她们两人合照的屏保,说,“Hero,听不听?”

为什么不听?

当Enrique的那句“Let me be your hero.”响起,二人都不再说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