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希望

时间:2018-12-15 14:57来源: 作者:霜冷十月 点击:
  

小时候,

当满地金黄的麦子,

在一阵疾风里,

变成一道道麦浪时,

戴着草帽,

坐在地埂的父亲,

便会满心欢喜;

我从他脸上似乎看到,

他在说,

今年的麦子长的可真好,

看呐,那沉甸甸的麦穗,

真让人看着舒坦;

收割的季节就要来了,

庄稼人开始忙起来了,

这整片金黄色的麦田,

让庄稼人要跃跃欲试了,

祖祖辈辈用过的老镰刀,

腹部已经凹陷进去了很多,

这样的镰刀只能会越锋利;


庄稼人的镰刀,

就像书生的毛笔,

用起来行云流水,

一片片金黄的麦田,

一个晌午,

就被蚕食成了不同的版图,

时而欧洲、非洲、大洋洲……

将会变成梵蒂冈;

为防止阴雨绵绵,

满地成捆的麦子,

被打成垛子之后,

就像迷宫的世界,

在麦田里驻足瞭望……

父亲注视着丰实的麦垛,

对我说,

你出生的那一年,

麦子也收的很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