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在大理

时间:2018-12-15 14:45来源: 作者:yanyan的盐 点击:
  

我们到大理时正好赶上落雨,列车外闪过洱海的水光,车上细细碎碎地响起叹息声:

“下雨了就不好玩了……”

我和小唐心态倒很好,兴致盎然地收拾好行李,车一停就下去。带我们玩的司机来的很准时,刚出站我们就接应上了。又高又黑的一个壮汉,见到我们略有惊讶:“竟然是两个小姑娘!”司机是白族人,他叫我和小唐老妹,我们乐了,嬉笑着叫他老哥。

老哥对我们到来的时间很是惋惜,他说最好是冬天来大理,尽是晴天,山顶的雪明晃晃的,山沟上有粉色的冬樱花,晚上还可以在洱海边看星星。我看了他拍的照片和视频,夜晚果然有星空,漫天的星河流进洱海,月亮拥在洱海的波光里,颤颤的让人心动。“不过现在来也挺好。看吧,雨停了,你们摇下车窗试试,空气清新得很呀。”老哥说着放下他那侧的车窗。风涌进来,吸一口都是仙气。

行车路过一片琳琅水绿的稻田,老哥减慢车速,往稻田尽头一指:“那就是咱们白族人的房子啦。”

我和小唐忙凑到窗前。这片白族人的民居筑在山脚,白墙青瓦,层层叠叠但一点也不显密集。雨后的浮云吸饱了水,沉到了山脚,如同牧着一群洁白的羊。远远看去,房子像掩在云堆里。

“我们世代都住在这里,”老哥的话和着风穿过雾气,像在梳理一株枝叶缠生的树。他给我们讲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习俗,说起白族人的婚礼憨厚地笑了,“结婚闹腾得很哟,别处闹新娘,我们是闹新郎,叫做‘应考’,就是要让我们知道不容易,好好珍惜自己的爱人。”老哥比我大四岁,十八成家,现在小孩都两岁了。“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自己的传统。像我这样开车带你们观光,保证衣食住行也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大理太好了,每天我开车沿着洱海回家,吹着风,放着音乐,日落晴空日日不同。我们不会想着出去。”

他帮我们拍照,挑着水清云深的地方停车,一点也不急躁,拍得好时啧啧赞叹,然后嘿嘿一笑:“风景这么好,再多拍几张,等会慢慢选。”我和小唐带了一箱裙子来云南,在大理拍得最尽兴。小唐夸他:“老哥真是太棒了,拍照技术好,人也耐心。”老哥笑呵呵地:“这儿的人都这样,做什么事都不着急。”接着又无不得意地说:“你俩真感谢我,不如请我吃小龙虾。”我和小唐哈哈一笑,爽快地答应了。这时太阳已经出来了,浴光地雪堆在山顶,云朵像洁净的丝绒,飘在天空与山的界限处。入目的风景都是温暖纯净的。

回到古城已经是傍晚,我和小唐跳下车,招呼老哥一起去吃饭,老哥不好意思起来:“我开玩笑呢。下次你们要来,我请你们。”临别老哥又反复叮嘱:“古城里吃的价格倒还合适,但大理人爱吃酸冷辣,有卖‘生肉’的,你们外地人吃不惯。还有,两个小姑娘,旅游景点什么人都有,记得早点回去噢。”我们点头应着,夕阳下古城的灯光渐次亮了,淡淡的橘色很轻柔很可爱。

我和小唐吃完饭还很早,在便利店买了两杯大理特色酸奶,就慢悠悠地回到民宿。我们住的民宿,正是白族人那种白墙青瓦干干净净的房子,房东一家在院落里种了多肉和月季,把房子衬得新鲜又清爽。见我们回来,房东老奶奶笑眯眯地问:“玩好了么?”我们欢快地回答:“玩得太开心了。”“大理晚上挺冷的,洗澡时记得水放热一点呀。”我心头顿时生出融融的暖意:“好的,谢谢奶奶。”

晚上小唐趴在榻榻米上翻照片,我洗完头出来,她对我说:“老哥刚刚在群里发消息,问咱们回旅馆了没。”

“这里的人真好,生活也真好。”她说得很缓很轻,但这也是我的感受。

我在大理待了一天,这一天安宁喜乐,无不知足。早上醒来时,阳光从窗帘缝里溜进来,窗对面的房子传来炒菜的声音,是很日常也很温暖的声音。这里的人过着现世安稳的生活,心甘情愿,满心热忱,目光和言语间永远充盈着对古城的依恋。那种亲和温润,让人同他们相处起来,也毫不费力地变得柔软。在此后很多个夜晚,我想起那片明亮的湖泊,那些葱绿滴翠的树、傍山傍云的房子,还有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云朵,我似乎还能感受到白族人宁静的情感流转在万物之上。

而我被那些真切的情感安抚着,觉得人间如此温柔,所有让人沮丧失落的事物,那一刻如同消融的雪轻轻化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