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十年的变迁

时间:2018-12-15 14:34来源: 作者:张华禹 点击:
  


十年,对于整个人生来说算不上漫长的阶段,充其量也就是令两个极端群体变化突出:年幼者一定会开心地长大;年老者不情愿也得走向更新。而它给我感受最深的却是生活质量的极大反差。现在我可以无所事事地按时领取相对可观的退休金,最大的付出就是走到取款机前动动手指。

如果用饥寒交迫来形容十年前的我略显夸张,毕竟没到新旧社会对比的程度,可要说捉襟见肘好像也不过分。所幸的是这一窘境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如果说是上天的关照,还不如说是行云(儿)和劲风(妻)的努力所起的作用。同时也让当时的钱姓领导大失所望。

零五年元旦刚过,劲风把行云带到某公司上班,为的是让他继续学习车工。她们工种不同,但也同在一个厂区,每天早出晚归相伴而行,一直相安无事。可人生的经历总是难免无常,如同一池静水时间久了就会起波澜,行云也不甘心冷淡了刚刚开始的黄金时代,后来的是非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他在上班前技术方面是有一些基础的,到了那里仍属于徒工,和其他几个年轻人一样每月只拿不到四百元的工资。直到两年后社会上各行各业工资都在持续上涨的情况下也没有变。微薄的收入辜负了年轻人的大好时光,不成比例的回报使原本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开始动摇,更有工作在其它部门同龄人的薪酬比较,几个所谓的徒工终于耐不住了,纷纷表示不满,但终究是敢怒不敢言。此时的行云便扮演了使钱姓领导极为恼火的角色。如果当初他只考虑自己的事情,后果可能并不严重,可他却选择了带动大家一起去找领导理论,未果后又提出辞职。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做法确实搞得钱姓领导气愤异常,可却难敌人家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仅仅三两天的功夫,看似牢不可破的携手同盟就土崩瓦解了。其他几个人都倾向于明哲保身,巧妙地避开了这趟浑水。难堪的局面让行云很无奈,也挺尴尬,发自内心地瞧不起缺少骨气的同伴。可是冷静下来后,他还是选择了理解。毕竟这里的人际关系比较复杂,多数人都是亲戚介绍来的,他自己也不例外,颇有那么一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意思。到了这种地步心理上难免存在各种压力,也只有他自己才会不顾任何后果地离开了那家公司。

接下来始料不及的连锁反应便生成了。原本零一年的失业逼着我充当了两年的守法商贩;路边市场的取缔又将我推进了劲风(失业后返聘)所在的单位。虽然同属一个部门,工作却不在一处,在这里打工三年有余,从逐步适应到得心应手,作为临时工对这里的各方面我还是挺满意的,具体领导也认可我的工作能力。至于这位姓钱的领导我并不认识,直到今天也没见过这个人。甚至都不觉得这里也归他管。可低级的认知度并不耽误人家如同拿个遥控器似的将远在几十里外(肇工北街)工作的我开除了。晚上我把事情和劲风说了,并担心地告诉她:“怕是你也快了。”她好像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冷冷地一笑。果然,一星期后的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号她也被开除了。和我不同的是:我回家只拎了一个不大的兜子,里面是餐具和工作服,还有一把羊角锤;而她则是大小好几个包,一年四季的工作服,外加洗浣用具,尤其是以金属材料为主种类繁多的配线工具,集中起来真的挺有分量,难怪出租车从苏家屯一直把她送到熊家岗。这件事情的发生的确给我们这个原本欢乐的家庭罩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也使我的心情倍感压抑,但它影响不到一家人的团结,我们不但没有相互的埋怨,我还夸行云:“做的对!”

技术工人找事做不是很难,尤其是年轻人。几天后行云就上班了。薪酬待遇比过去好,可惜少了休息日。我和劲风的工作一时还没有着落,特别是我,年龄和能力都不招人待见,估计也就是打更的身价了。劲风要比我好得多,工作中存在一定的技术含量,只是这一行业不属于热门,连劳务市场都很难看到让她感兴趣的招工启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不懈地努力。那段日子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次区或市组办的招聘会,可结果总是无一例外地无功而返。

一天上午,劲风提出去休闲广场放风筝,虽说心情不太好,我还是去了。那天的天气不比我的心情好多少,没有下雨的征兆,也看不到一丝阳光。偶尔有春风刮过,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尘土飞扬。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风筝爱好者的雅兴,早有人在那里或坐或立地仰望灰蒙蒙的天空,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五颜六色且栩栩如生形似各种动物的风筝。我准备放的是一只“蝴蝶”,大小和家里的挂历相仿。风筝我是放过的,不过那是孩提时候:风筝是自制的,不够雅观,做工也简陋,就连用的线跟如今的也没法比。可是我记得每次放飞成功的次数都多于失败。现在的风筝改进了,天嘛,还是几十年前的那张天,应该不会出现例外。没想到那天的风真够乱的,风向极不稳定,我手拿着线轴站在哪里都觉得理由不是很充分。好不容易才选定了位置。我牵线,劲风站在远处将风筝高高举起,见她松手,我开始奔跑。此时的风仿佛在跟我开玩笑,要么停下来,要么变风向,弄得线那头的风筝像个醉汉一样在空中飘了十几秒后就晃晃悠悠地瘫在了地上。又经过了几次尝试,仍旧是屡战屡败。近一小时的折腾,风筝的起飞最高也不足十米,刚来时的信心也随着不争气的风筝完全消失,只好放弃。劲风笑着告诉我:她和行云放这个风筝时,冷眼看天一时竟找不到风筝在哪儿。我无言以对,再多的解释现在看来都显得没有意义。

我从不以唯心的观点看待事物,可是今天的风筝却让我联想到目前的处境,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大大的“愁”字。直到夜深睡意全无。一番思考后填了下面的词:

南柯子

放风筝

鹰飞无常季,

蝶舞三月期。

风高风乱筝不起,谁解线长线短与天低。

风东我自西,静待乾坤里。

鱼天鸟海由人去,

树梢三尺留住——尽人意。

理想的事情着实难觅,看清自己后,认识也随之提高。半月后我也上班了,工作极不可心,收入上也不如从前。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挣钱少了,物价上涨了。不知是哪位国人通过国际市场在大米身上发现了商机,使多少年来一直是粮食进口的国家开始不受约束地出口大米。这本来是水稻的个例,在国内就走了样。经过粮贩们的兴风作浪下,许多农产品的身价都在上涨。直至与粮食有关的大部分商品。就连看似老实憨厚的“二师兄”也不甘寂寞地把胸脯挺得老高,一度成为了涨价的英雄。牠那一身连妖精都不看好的赘肉从每斤七元涨到了十几元,由于囊中羞涩,我们常常是望猪兴叹。劲风每天料理家务力求仔细。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买粮买菜常常为了微不足道的节省而舍近求远,只要便宜走多远的路都无所谓。可以说她把勤俭节约的革命传统在我们这个家里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时间我被她感动得打算抽旱烟。我的倡议立马得到了她的热烈拥护。在农贸市场不仅买了烟丝、烟纸和过滤嘴,还买了一个卷烟器。闲暇时就为我卷上一些,说不好是不是精神作用,这烟抽起来还真不错。

四个月后通过朋友的关系劲风也上班了,起初工资并不高,不过她和行云一样,经常换地方,从不甘心在一家单位工作超过半年,因为每一次换地方在收入上都有良性变化。当然工作环境的变更说明不了工作态度。那个年代“跳槽”是民营企业存在的普遍现象。对行云来说更为重要。如果车工这门技术单一地循环在某一种零部件上是得不到发展的,所以,有规律的调整不仅是收入上的提高,更是工作能力的完善。几年后随着国家对民营企业的政策逐步好转,行云的工作热情也越来越高,终于在一家规模较大的民企稳定下来,各方面的待遇还相当不错。就是这样他和劲风比较还是逊色得多。配线这行从宏观上看不怎么惹人注目,可一旦介入其中,挣钱的机会随处可见。这一点劲风的能力是可以的。每次辞职她都给将要告别的门前留下深深的“脚印。”而这些“脚印”在后来就成了她在固定单位工作之余打短工的资本。从而便毫不吝惜地将差不多属于自己的所有休息日以每天不少于二百元的价钱兑给了留有“脚印”的地方。和他们俩相比我赚的钱最少,可是付出却不比他们差,尤其在时间上,感觉就是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上班,不存在一点空闲。当然,这点小事已经影响不到我们这个正在走向幸福的家庭,正如当初所有的不开心尽被如今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而淡化一样。这时的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风筝真的飞了起来,并且稳稳地挂在天上,其高度远远地超过了树梢。再后来行云结婚了,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样的结局是凭一家人的团结努力,更是靠良好的社会风气,特别是一三年以后无处不在的正能量。但也该肯定十年前的遭遇,如果没有被开除这回事,恐怕连努力的机会都不存在。由此可见,再坏的事情它也有个度,一旦坏到了极限,没准就是转变成好事的开始。

华禹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