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时间:2018-04-21 18:55来源: 作者:五季恒 点击:
  

昏君,荒年,战事。

天大旱,久未雨,粮食颗粒无收,赋税重,百姓苦不堪言,中原遍地饿殍。

起义军于各地争相汇聚,欲推翻暴政,内忧外患,大厦将倾。

起义军于关外结盟,自号为侠。取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侠军自北而南下,侠军所到之处,劫富济贫,均分粮食,均分土地。百姓都自愿加入起义军。队伍越来越大,浩浩汤汤。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妈的,老子不想干了”卜仁义丢下锄头。“整天对着这黄土,老子都腻歪了,赋税又这么重,还让不让人活了。”

“侠军什么时候才会来到这里!”卜仁义说道。

这句话刚说完,就被他爹捂住了嘴巴,神色慌张“你小子不想活了吗?”他爹生气地说“根本没有侠军,也没有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可是,村里的私塾先生说侠军自北南下,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你是想气死我吗?”他爹一巴掌扇了过去“叫你不要说了,都说了,没有侠,也没有侠军。”

夜深了,卜仁义睡不着,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咀嚼,苦涩的味道蔓延开来,想着白天的事,“所谓的侠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才来拯救我们?如果你真的存在,为什么还不出现,你为什么还不出来主持正义。侠,你真的存在吗?”卜仁义伸手抓住一把空气,似乎抓到了希望,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抓到。

卜仁义裹紧了身上的单衣,顺着清冷的月光,往村头私塾先生的茅屋走去。

私塾先生的灯还亮着,卜仁义站立在门口,伸出手想敲门,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来回几次,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敲门。

私塾先生开门,见到是卜仁义,有点吃惊,随后说道:“外面冷,进来坐!”

卜仁义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外,问了一句:“先生,侠真的存在吗?侠军真的存在吗?它在哪?他们在哪?”

私塾先生挺了挺佝偻的背,说:“侠军已在关外起义,不日就会来到这里,拯救百姓,匡扶正道,那一天总是会来的,只要我们坚持到那个时候!”

卜仁义笑了笑,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坚定了他的信念。

卜仁义学着读书人想要作揖感谢,却学得不伦不类,先生笑了笑,摆摆手说;“算了!”

卜仁义尴尬笑了笑,转身想离开。

老先生在后面叫住他;“等一下。”

先生回房,取出一本书,交到卜仁义手中“早年你也随我学过字,以后若是有空就看看这本兵书吧!”

卜仁义下跪,一拜,这次老先生抚着胡须,笑了。

五天之后,官兵把私塾的先生带走了,罪名是勾结叛军,宣传侠军,蛊惑百姓,扰乱民心,其罪当诛。

老先生被处死了,尸体被挂在城门口的歪脖子树上,日晒风吹,发臭了。

从此村子里再也没有人议论侠了。

卜仁义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把老先生的尸体背回村子,找了一个山坡,埋了。墓前立了一块木牌,上面无字。

第二年光景还是不好,百姓收成不好。

“大人,今年收成不好,真的没米了,今年能少收一点吗?”面黄肌瘦老吴抖了抖米袋,掉下了一两粒米,又抖了一抖,没有米掉下来,米袋空了。

“交不上粮,可是要发配去充军的啊!”粮长如是说道,脸上却是带着笑容。

老吴吓得跪在地上”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按时交的。”

”好,再给你三天时间,我看你家的闺女就挺不错的。”粮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老吴惊恐地抬起头,眼睛瞪大,瞳孔紧缩。

粮长拍了拍老吴的肩膀,微笑,扬长而去。

老吴拖着空的粮袋失魂落魄地回到村子。

“吴家妹子,怎么了?这么晚了叫我出来。”卜仁义说道。

“仁义哥,我爹说要把我……”吴幼娘把事情的始末和卜仁义说”这些都是我无意之间听我爹和我娘讲的,我好害怕,我该怎么办?”

“这些该死的官吏,毒瘤。”卜仁义说到”幼娘你不要担心,我回去想想办法。”

卜仁义轻轻抱了幼娘一下。幼娘的头轻轻靠在卜仁义的胸口上。

吴幼娘解开绑在头发上的麻绳,拉着卜仁义的手。

卜仁义感觉到吴幼娘冰冷的指尖,心里悸动。

“仁义哥,我没什么送给你,这个送给你,希望你不要嫌弃。”幼娘把麻绳系在了卜仁义的手腕上,打了一个死结,觉得不够,又多打了一个,觉得还是不够,又系了一个死结。

月光如水,洒在吴幼娘侧脸上,卜仁义不由地痴了。

卜仁义不禁伸手摸了一下吴幼娘的脸,吴幼娘身体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颤抖了一下,脸颊发红,发烫。

“仁义哥……”幼娘小声道。

仁义幡然清醒,手迅速缩了回来。

“我要回去了”幼娘轻声说。

“等一下”卜仁义拉住她的手”这个送给你”卜仁义把随身携带的木坠放到幼娘手心。

幼娘攥着木坠离开了。

卜仁义静静站立在夜色之中,目视着幼娘离去的背影。

深夜风寒,卜仁义站立了很久,卜仁义神色复杂,右手抚摸着系在左手上的麻绳,好像麻绳上还残留着少女的体温,他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也转身离开了。

两天之后。

卜仁义把米袋递给吴幼娘”这些够了吗?不够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卜仁义已经两天没吃饭了,这些米有一部分是他省下来的,还有一部分是他挨家挨户乞讨来的。

幼娘心里有点难受,她心疼仁义。

卜仁义看着面带菜色的幼娘,心里难受,幼娘这两天过得并不好,家里穷得没米了,靠吃些野菜撑着。

“够了够了,谢谢你!”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

中午,粮长来到了老吴家,收粮。

老吴把仁义给的米递了过去。

粮长掂量了一下,诧异老吴能这么快筹集到粮食。

粮长阴阳怪气地说:”朝廷政策变了,你还要多上交两成。”

“大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求大人放过我们吧,我明年再交,我明年一定交。”老吴明显带有哭腔。

围观的村民纷纷吵闹起来。

“怎么?不听从朝廷命令?”粮长说道。

粮长的随从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手按在腰间的刀上,似乎要拔刀。

村民们后退了几步。

议论声纷纷响起。

“这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今年收成不好,税收还这么重,我们怎么办?还让不让人活了。”

“诶,算了,多两成就多两成吧!勒一勒衣带还是能熬过去的。”

……

村民们纷纷散开了,老吴家门口变得冷清起来。

卜仁义跑回家,拿出粮袋,往粮袋里装米。

这时,他爹回来了,卜仁义连忙把粮袋藏到身后。

“你在干嘛?”他爹疑问道。

“没干嘛”卜仁义神色慌张。

他爹看到卜仁义藏在身后的米袋,瞬间明白了。一脸怒气。

“你这白眼狼,我们家都过得紧巴巴了,你还想着去帮老吴家,你是想饿死我们吗?”

“看我不打死你”说完抄起靠在门口的木棍,一步一步向卜仁义走去。

卜仁义蜷缩着身体,往墙角靠。

卜世人,卜仁义他爹,把卜仁义手中的米袋夺走,说:”今天你别想出门了,就在这里呆着吧!”,卜世人把门锁上。

卜仁义拼命地拍打着木门,不停地哭喊:”爹,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卜仁义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他渐渐没有力气,晕了过去。

老吴那天被逼疯了,抄着刀,红着眼睛,向粮长砍去,最后被粮长的随从杀死了,吴幼娘也被带走了,不知去向。

深秋,草枯黄,枯死的芦苇随风摇动。

卜仁义内心一片凄凉,身体被掏空,如行尸走肉一般。

卜仁义提着一壶浊酒来到老先生的墓前。

“先生,你说的侠到底在哪?世间真的有侠吗?”卜仁义抬头望天,似乎在问私塾老先生,又似乎在问天。

“如果有侠,有侠军,那他们为什么不来救幼娘,不来救我们。”

“如果有侠,为什么不除尽世间毒瘤,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先生,告诉我,怎样才能成为侠?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成为侠?除去世间的毒瘤。”

卜仁义醉了,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口中不停喃喃:”幼娘,幼娘……”

这天夜里,有个陌生人找到了卜仁义。

卜仁义问道:”你是谁?”

陌生人回答:”我是侠,我收到先生给我的信,让我来带你走。”

“去哪?”

“去侠军,去匡扶正道,去推翻暴政,去拯救万民。”

“先生呢?”陌生人问道。

“死了,被当成侠,被冤枉处死了。”卜仁义声音有点低沉。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我辈之楷模。”陌生人答到。

“你是侠,走之前能帮我做件事吗?”

“好!”

“杀死粮长,把粮食均分给村民!”

“好!”

粮长被杀死了,粮食均分给了村民,村民们对侠万分感激。

卜仁义没有找到吴幼娘,吴幼娘不知所踪。

卜仁义随侠离开了。

一年之后。

侠军战场之上出现了一个传奇的名字,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被天下人称为军神。

卜仁义,这个白衣少年,令朝廷的军队闻风丧胆。

当初带走卜仁义的那个人是侠军的首领李若侠。

侠,只要你帮助别人你就是侠。

侠军现在已经占领了半壁江山。和朝廷二分天下。

今夜李若侠宴请卜仁义。

“卜将军来我侠军也一年多了,感觉如何啊!”

如果以前问卜仁义这个问题,他还真的不懂,不过现在,他倒是可以说说。

“侠军军纪严明,所做之事为国为民,实乃正义之师。” 卜仁义躬身回道

“诶,今夜只是你我二人闲谈,卜将军无须多礼”李若侠过去扶了一下卜仁义。

“就当是拉家常就好了。”李若侠笑着说道。

酒过三巡之后,两人谈论的话题逐渐放开了。

“仁义啊!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

“带我来侠军,再造之恩,没齿难忘。”

“那你觉得可卿如何啊!”李可卿是李若侠的女儿,小卜仁义一岁。

“李可卿姑娘天生丽质,国色天香,蕙质兰心,元帅有个好女儿啊!”

“若我把她许配给你”李若侠试探问道。

卜仁义酒醒了一大半:”不可,末将目前没有儿女私情的想法,末将只想为侠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天下百姓开太平盛世。”

躲在屏风后面的李可卿听到卜仁义这话,心里落空空的。

“诶,卜将军,我就是随口问问,酒后失言,我自罚一杯”李若侠打了个哈哈。

卜仁义透过衣袖,抚摸着系在左手上的麻绳,眼前浮现了那晚幼娘为他系上红绳的音容相貌,脸上露出些许怀恋的神色。

窗外月色柔和,卜仁义和李若侠醉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卜仁义回军队了,因为侠军要继续南下。

“将军,营外有人求见”

“何人?”

“他说他知道吴幼娘。”

卜仁义本来低着头在看兵书,猛然抬起头。

“传他进来。”

不一会儿,一位中年儒士走了进来。

卜仁义看清来人之后,有点小小地惊讶,”是你”

“没错,正是在下”中年儒士回道。

卜仁义挥了挥手,让士兵退下。

“丞相大人找我何事?”

“自然是招安了”

“你就不怕我将你拿下?并且我在这里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接受朝廷的招安?”卜仁义眼神中充满戏谑。

“因为你手腕上的麻绳,所以我觉得你会接受我的说法,吴幼娘现在在我府上,当年我夫人救下她,并收留她在府上。”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这个”中年儒士拿出一个木坠。

卜仁义看到这个木坠的那一刻,再也不能保持如水的心境。

“只要卜将军愿意接受朝廷招安,封侯拜相不是什么难事。”中年儒士觉得不够,接着说:”先帝已被逼禅让,新帝是明君,只要我等加以辅佐,定能开创盛世,造福百姓,不日变法将普及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贪官污吏将少之又少。”

“幼娘她现在怎么样了?”

“卜将军重情重义,幼娘现在一切安好。”

“若将军明事理,幼娘姑娘会一直平安下去。”

“我要是不呢?”

“那在下就无法保证幼娘姑娘的安全了。”

“你在威胁我?”卜仁义沉声说道。

“不,我只是在和将军阐明一个事实罢了”

“你走吧!”卜仁义挥了挥手。

中年儒士离开了。

这一夜,卜仁义彻夜无眠。

一边是情,一边是侠义,理想。

三天三夜,卜仁义坐在河边,左手搭在右手的麻绳上,闭目沉思。

只要你平安,逆了这天下又如何。

只要你岁岁平安,即使生生不见。

朝廷传出一个令天下震动的消息,皇帝拜卜仁义为镇侠元帅,统帅三军。

侠军震动,士兵纷纷叫骂卜仁义为不仁义,忘恩负义,天下百姓对卜仁义也是恶言相向。

“我想见幼娘。”

“好”丞相回道。

“我想把幼娘带在身边。”

丞相犹豫了一下便道:”好。”

卜仁义不愧为当代军神,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把侠军赶出中原,卜仁义带领朝廷大军把侠军逼到关外。

两军对峙,侠军几乎被杀光,只剩三百余人。

“李若侠,你走投无路了,投降吧!”卜仁义说道。

“想不到啊,卜仁义你竟然是这等小人,我当初真的是看错你了。”

“李大哥,我确实对不起你,我是有苦衷的,不过只要你愿意投降,我们仍可以携手,共同开创盛世,守护心中的侠。”

“回不去了,你变了,卜仁义。”

“是人都会变的。”卜仁义说道。

“是啊!是人都会变的,但我希望你永远记住我们心目中的侠,你心目中的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李若侠如是说。

“侠之小者,为友为邻”卜仁义如是说。

李若侠露出欣慰的笑容。

拔出腰间的剑。

“我虽死,但我仍是侠。”

李若侠自刎而死。

但那句话响彻整个天地:”我虽死,但我仍是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

新帝果然是一位明君,在他的治理下,天下百姓幸福,路不拾遗,国富民强。

卜仁义功成身退,卸甲归田,和吴幼娘居住在乡间。

卜仁义现在是一个私塾先生,已年过花甲。

“先生,侠是什么啊?”一个少年这样问道。

卜仁义露出缅怀的神色,挺了挺佝偻的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

卜仁义想了想,接着说道:”只要你帮助别人,你就是侠。”

“那先生,我昨天帮幼娘奶奶提篮子,那我算是侠了吗?”少年眼中有几分期待,又有几分疑惑。

“哈哈哈!你就是侠了”卜仁义爽朗的笑声响起,响彻在这群山之间。

风吹树叶沙沙响,像是在呼应着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wujiheng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4-17 14:04 最后登录:2018-04-18 20:04

推荐内容

  • 大学的另一面

    与社会接轨的大学,是如此的与心中的不同。即使今后会步入社会,但还是希望在仅有的这...

  • 重绽的生命——读史铁生《我与地坛》有感

    文中有一句话说“世上的事常常使上帝的居心变得可疑”,乍得读来,觉得并不理解,可细...

  • 灵魂的吟唱

    灵魂的吟唱 ——听音乐专辑RAGAS AND SAGAS 有感 我选择了这样一个岑寂的夜晚来让...

  • 一封来信

    在上帝可靠的保护下,阳光照耀着那些毗邻的农舍,清脆悦耳的钟声欢快地敲着,降和平于...

  • 苦也甜的爱情

    爱之花,历经辛勤与汗水的浇灌加之彼此的精心呵护,方能开出幸福甜蜜之花。殊不知,花...

  • 青春的自白

    我的青春,在懵懵懂懂、磕磕绊绊中,在世俗的成规下,勇敢地前进。 - - 题记 青春,一...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