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被驯服的路痴

时间:2018-04-07 18:48来源: 作者:榴莲张 点击:
  

1

童遥找到刘欣时,看见这个二百五站在饮料售货机旁边,手上拿瓶可乐,盯着右脚的鞋子发愣。下午的日头明晃晃地散发着燥热,不远处等着练车的人都待在遮阳棚下,整片水泥地上最显眼的只怕也就是一动不动的刘欣和缓慢移动的教练车了。

“怎么了,站这晒着暖和啊?”

“刚可乐泡沫漫出来洒我鞋子上了,我在想干了会不会留下颜色在鞋面上。”

“不会,但你遇到这样的事难道不想先洗手么,沾上可乐不黏么?哎,你别蹭我身上啊。”

2

刘欣是一个情节较轻但脾气较重的路痴,且有着作为一个路痴的基本素养——分不清东南西北。童遥说能记得住路线和导航的普及是老天爷赏给刘欣的对开窗。刘欣总引以为豪从没走错过回家的路,她初中二年级在智能手机还没有盛行的情况下从学校门口上错公交车最后还能凭一己之智顺利转车于晚六点准时回家。当刘欣决定去学驾照后,童遥便全程跟随着刘欣报名站岗候车,并且还亲自示范正确打开从售贩机滚出的可乐开启方式。

刘欣第一次带着童遥轧马路,明明4公里多的路程,刘欣坚持一路直走,当走到一片荒地土丘时在童谣的建议下,刘欣心虚的查了一下地图,距目的地为6.5公里。傍晚时飘起了小雨,童遥说我觉得咱们应该是偏离了地点。两人并排走在公路上,雨慢慢打湿着外套。以前童谣说过,如果一开始选择了走,就不要中途放弃,辜负前半段的苦。一辆辆车子匆匆而过,刘欣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愧疚、歉意以及想要弥补的心情。憋了半天,总是反反复复地说“以后我不指路了,跟着你走。”童遥说“好。”

3

天气回温,像是忽然发生的事。只能说这时需要看气温穿衣。冬天的阴冷还残留在清晨与傍晚。

是这样的季节了,那些被闲置一冬的无桩单车又被大范围的开启了他们的功用。童遥接刘欣下班,在这样的小城市,两人骑着单车回家本是一件平淡快乐的事。刘欣又把路认错了,童遥没说话跟着走,等刘欣感觉不对劲的时候,童遥告诉她我们早在前面第三个路口那里就该左转了。刘欣终于妥协地拿出手机跟着走,童遥阻止住她。跟着童遥转了4个路口才看到刘欣所熟悉的能回家的路。到了楼下,刘欣停下车,童遥问“怎么不动啊,上去啊。”过了一刻,回应他的几乎是哭腔“我不上去了,我要回去把路重新认一遍。”说完,刘欣调头要走。

“你给我回来。”

“你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回来。”

4

“多大点事,也至于么。”童遥坐在马路牙上对刘欣问道。刚才的一路狂奔让她说不出话来,凉风穿过胸膛,此刻还没缓过劲。“晚上看不清路情有可原。既然我没说什么就没有怪你。”“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回回都带错路,后来我想在骑车时查地图走对,还让你照顾我提醒我骑车别玩手机。”“这就没用了?”“不啊,还有很多失败的事,有些事只是导火索。”“别给自己下什么定义,带什么标签,你今年才二十岁,我有信心跟你度过下一个二十年,你还可以学,用二十年去改变你想改变的现状。这种事情不是一蹴而就,我们慢慢来。”说完,童遥摸着刘欣的头,埋在自己胸前。

“你身上有种香味,像是柠檬。”

“不是,是我下午剥的橙子。”

4

童遥买了一只小恐龙布偶,系在刘欣的背包上,随着她的步子一颠一颠晃荡。刘欣工作还在实习期,现状打扮还没怎么脱离学生样子。分配到的工作繁琐且疲惫,还要给同事做跑腿打杂的工作。

那天下午下了班,刘欣刚挤上公交车,门立即关上,似乎迟一点就会有更多的人被挤出来。刘欣回头一看,小恐龙没有挤上来,被夹在门外。公交车里狭隘紧促的空间让人难以松展手脚,身后的人不由分说把刘欣往车厢内挤过去,粗鲁的拽断了挂件的绳子。刘欣的布偶掉了,她现在就像那只布偶,任人逼仄地推推搡搡,她费力地挤下车,沿路寻找那只小恐龙。

天色越发暗了,地上有什么已经看不清。刘欣反反复复在路上走了好几个来回,进了一条岔路,走出来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路。童遥还没等到刘欣回家,知道她居然在回家的路上迷路了,真是又急又气。赶过去找的时候,也不知道刘欣走到哪去了,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又不敢再让她随意走动。追问了迷路的原因,童遥一肚子气不敢发作,只说“掉了就掉了,不是什么大事,我再给你买一个。”谁知刘欣一听这话委屈劲莫名就上来了,“我在乎你的东西,我不愿意丢掉,我哪天如果被别人轻易丢掉,也是再找一个就好了,这世界也抛弃我。”说完挂断了电话。童遥着急回拨也无人接听,加快步子四处寻找这个敏感脆弱的路痴。

电线杆下,昏黄的灯光包着一个蜷缩的身体。童遥远远看见,舒了一口气。慢慢走过去,脚步轻缓,那个瘦小的身体发觉了人影又缩了缩。童遥停在刘欣面前,她抬头看见童遥找到了自己,上一刻的恐慌就这样被童遥的怀抱驱走了。“走,回家吃饭去。”刘欣仍然偏执于那只布偶,也忘记了自己迷路的事“我不想,我就是想找到我的小恐龙。”“我再给你买一个。”“我不要,我就要那一个。”说完转身就走。童遥无奈地看着刘欣的背影离开自己一步、两步,接着停住。两人僵着谁也没动。片刻,刘欣回过身来,走回童遥面前,“我就是不想被人抛弃,我刚才走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我怕我一走你就会觉得被我抛弃,我就不走了,小恐龙没你重要。”童遥笑着说:“看来你没有担心过你是路痴不能离开我啊。有这种顽强固执的品质,估计你领导都驯服不了,不会受人欺负了。”“才不是,领导用规章管制着员工,只有童遥才能驯服我这个路痴,甘心情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