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之爱_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九年之爱

时间:2018-04-15 09:32来源: 作者:为梦不死息 点击:
  

车子轰轰隆隆 最终在西安停下,人流像蚂蚁搬家般的携着 大包小包 迅速向车站口聚集, 这其中有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輕人 ,面带疲容,肩挂一个黑红色老式书包, 手拉一杆提箱, 站在人群里无力四顾...

终于他微微一笑, 看见了那个在冰封的池塘旁 等他已久的身形, 那身形也看见了他,一袭红色羽绒衣,两条如筷子般 纤细的胳膊插在腰间的兜里, 下身 只露出两根 细细的小腿, 脚藏在一双 黑色的皮靴里面 同样微微笑着,他向她走去,看着她披肩的长发一半散在脑后,一半垂在胸前,一半躲 在头发里面的近视眼镜 在光滑的 皮肤上为她增添了许多独特的美, 微笑着露出的洁白的牙齿与远处的积雪毫无二致,他心里一阵悸动。 三年前毕业 离别之季,她还没有这么美。

他到她面前一米处停下,两人许久站立,没有说话,他在火车上想了二十六个小时的开口语言像战败的逃兵早已无影无踪了。 “走吧。 ” 他先开了口。 “哦。 ” 她抽出来两条胳膊,一脸无辜。 “我现在又饿又困。 ” 他只是随便说说,以缓解尴尬的气氛。 “我帮你拉着吧。 ” 她说。 “不用,太重了,你拉不动。 ” 他笑了笑。 她的脸微微泛红。 许久,“咱去哪儿? ” 她问,他四周环顾,“我也不知道... 我看你没说话我就一直走。 ” 两人又相视而笑。 “去你房子吧,先把东西一放,拉着东西太累赘了。 ” 他说。 “... 好吧。 ” 她思索片刻艰难的说到。

正是 傍晚时候,寒气渐重,两人用走路的热量去抵抗。 走到她的房子时,身体竟然暖烘烘的。 她的房子最多十五平米大,他走进时惊讶的说了一句,“哎呀,斯是简陋,惟吾德馨啊,哈哈。 ” 她也腼腆的嫣然一笑。 “这房子一月多少钱。 ” 他问,“二百。 ” 她答。 “嗯,还不错。 ” 他欣赏的看着四周说到。 “贵死了,还不错。 就多了哪个小阳台,就给我多要了五十。 ” 她终于健谈起来。 “哦, ” 他明白似的看到床那边的小门之内放着碗筷灶炉之类。 “那也不错,平时可以自己做饭吃。 ” 良久, “我就 喜欢现在 屋子这种谈谈的肥皂香味 ,不像那时候,你们宿舍哪种混合污浊的香水味。 ”她的脸瞬间羞红,显然想起了六年前自己的嗅事。 “刚好,我这有点面还有点菜,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她说。 “行啊,那我帮你洗菜吧。 ” “不用,不用,你坐那么长时间车了,你坐哪休息会,我这一会就好了。 ”“哦。 ”他听了她的话。 他像突然想到什么,匆匆钻入楼下黑漆漆的夜里猜测的买了两瓶热的果粒橙,他不知道她爱喝什么,只记得他的妹妹吃喝果粒橙 ,便觉得天下的女人口味都差不多吧。 上来的时候,那張 小桌子上已经放着一盘菜,只是被另一个碟子给捂住了,但他从气味中知道那是一盘西红柿炒鸡蛋。

他依在她的床边坐下,手伸进进门时就铺的平平展展的被子里,电褥子的温度让他的冻的冰冷的 手顿觉精神, 他看着在那小小门内忙碌的身形倦意袭来, 此刻他才知道他的身体是多么的疲倦,他躺了下去,抬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他再次闻到了那淡淡的香味,他的脚还搭拉在床边...

她端着一盘炒青菜出来看到他时,竟然不知所措。 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以前从未有过,她本能的放下盘子,显然自己是白忙活 了。 她看着这个熟睡的少年已经呼吸匀称,不忍之心让她为他脱了鞋子,把他的腿塞进了被子。 他只觉得迷糊之际她帮他脱了鞋子,他有意或者无意的又将身体往墙边靠了靠,侧身向外,左手向床边直直伸去,将本来就不大的单人床腾出了一半。 然后呼吸又匀称起来。

她看着她的举动,茫然无措,她也轻轻依在床边坐在,看着这个皮肤已经变得粗糙的男人 ,已经不是六年以前哪个容光焕发 的少年了。 在昔今比较之际,她 想起了六年前和他的一次交集。

两人都来自贫困的家庭,带着父母的希望来到这群学校里,被分到同一个班级。 她是他的前桌,他记忆里最多的就是她瘦弱的脊背,上课的时候,看见的是她瘦弱的脊背。 睡觉的时候,前面是他瘦弱的脊背。 睡醒之时,看见的是她瘦弱的脊背,看书写字之时,在他眼前的依然是她那瘦弱的脊背。

那是六年以前秋季的一个凉风阵阵的下午,他早已坐在教室里准备度过下午漫长的两节自习课了。 而他的前面已经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看见哪个瘦弱的脊背了,他正忖度那瘦弱背影的去向之时,班长跑了进来告诉了他的答案 。 “喂,咱班的柳藤蔓在楼下晕倒了,快谁去背她一下。 ” 他未经思索就向楼下跑去,说了句,“我去。 ” 见到她时,她正瘫坐在楼梯上手抓栏杆痛苦的痉挛着,他扶住她的肩膀问,“你怎么了。 ” 那痛苦的表情里弱弱的给我说,“头晕,想吐 。 ” “那我先抱你回宿舍, 我再去叫班主任,看怎么办。 她使劲的烟头,在无比痛苦之时,她却依然坚持着自己的那份羞涩。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双手在她毫不配合的情况下硬生生将她抱 了起来,往她的宿舍疾走而去,或许是上帝给的勇气,她只能顺从了,却将脸紧贴 在他的胸前用自己的胳膊遮的严严实实。 这是他唯一的一次进女生宿舍,那混合的香水味熏的他喘不过气来......

那是他们六年来唯一的一次拥抱,没有认真的感受,只被苦涩填满。 或许就是那 硬生生的一抱, 让她对他一直爱慕了六年,直到现在。

她看着熟睡的他,已经被冻的哆嗦,在寒冷的撮合下,她关了灯,慢慢的,轻轻地,紧紧地盯着熟睡的他,像做贼似的侧身 躺在了他腾了一半的床位上,那粗壮的胳膊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在她的脖颈下面,能感受到微微的脉搏跳动。

他或许有意或许无意的又将右手从她的腰间伸过,将他那沉甸甸的胳膊压在她的侧腰间,她的心瞬间崩到了嗓子眼,直到听到他匀称的呼吸声才平息下去。 整个晚上,在夜色朦胧之里,在意识模糊之中,她只感觉到一个宽广和温暖的躯体和一个来自粗糙的嘴巴的吻。 除此,再无其他。

她当然知道,父亲已为她的婚事气的摔碗砸锅,母亲已经为她的婚事整夜流泪。 对此,她都沉默相视之。 因为她拒绝了所有来提亲的人。

第二天醒来以后,他就回去了,仍然与她是朋友非朋友的建议者。 直到三年后的一天,他郑重其事的给她打电话说:“我的养殖场终于搞成了,你跟着我不用受苦了, 现在我可以娶你吗? ” 她听了嘴角终于甜甜一 笑,眼泪却流了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