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长子之殇

时间:2018-10-13 12:21来源: 作者:hero31345 点击:
  

洪水肆虐后的龚家堡一片狼藉,老龚坐在门槛上,看着破败的屋院和长满荒草的田地,眼神迷茫而无力。婆娘走得早,四个孩子只有老大成人了,却在北方学木匠活,身边三个子女都小,帮不上忙,这以后的日子可咋弄?想到这里,老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着头低声哭了起来,三个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都跟着哭。一家人沉浸在悲伤中,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沿着山脚下的小路缓缓走来,老二眼神好,一直盯着人影看,看了好一会,突然大声的喊:“爹,爹,是俺哥,俺哥。”老龚急忙站起来,顺着老二手指方向看去,烈日下一个青年背着包裹,大步朝这边走来,结实的身姿和黝黑的肤色和老龚年轻时一模一样,青年挺起被包裹压弯的脊梁,向这边看过来,而后传来一声洪亮而有力的呼唤:“爹。”听到这一声,龚老汉破涕为笑,咧开的大嘴半天没合上。

老大的归来,彻底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才过去一年,家里的粮食就堆满了仓,圈里的羊数都数不过来,老大打的家具精致又耐用,买家具的人不找老龚说说好话、递上好烟,花钱买都排不上号,三个孩子书念的也都不错。眼看着家道兴旺起来,老龚心里美,逢人便说:老大最出息、最顾家。日夜奔波的老大心里也宽慰,心想:只要家好,我就一直这么干,苦点累点也值了。

时光飞逝,转眼三个弟弟都考上了大学、找到了工作。那一年,当上县里干部的老二想争个股长干,老大熬了七天,打出一套上等的家具送到了局长的家里。又一年,在浙江打拼的老三想开个家具厂,老大把库房里最上好的木料一股脑都装上了运往浙江的火车,还让带着手艺的儿子去给三叔帮忙。老四在省城一个中学当老师,刚毕业工资不高,可女方家里说没房子就不让领证,老大甩开哭闹的老婆,拿着家里全部的积蓄去了邮局。

日子一年一年过的飞快,老大的腰渐渐直不起来了,每天晚上都疼的半天睡不着,长期熬夜做家具,眼睛也变得有些花,再做不出精细的木活了。好在三个弟弟都出息了,老二当上了县长,好多不认识的人都提着礼品来看龚老汉,张口叫伯父、闭口叫叔叔。老三的家具厂很红火,家具都卖到了外国,赚的都是美元。老四当上了校长,老大的闺女也在他的安排下也当上了老师。龚老汉也不再是以前的龚老汉了,在县里住上了二层小洋楼,远近闻名的龚老太爷谁见了都恭敬有加。

这年春节,四个孩子都回家过年,难得一家人一起吃团圆饭,老三带回来的茅台酒,打开瓶盖满屋都是香气,老大喝了好几盅,憨笑着直夸好喝,龚老太爷对着三个难得回家的儿子问东问西,弟弟们一个个也天南海北、夸夸其谈。大家推杯换盏之际,龚老太爷扭过头看了一脸憨笑的大儿子,叹了口气说:“老大,看你弟弟们,个个都出息了,你这些年就没啥进步,连家具也做不好了,要不是老三和老四,你那俩娃工作都没着落,你也得加把劲啊,要上进啊”。三个弟弟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又一起看向了老大,却谁也没有说话。老大的脸红的像一个苹果,嘴角不断的抽着,他深深地低下头,深怕大家看到他通红的眼眶,他深吸一口气,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恢复了自然,他还是那一脸憨笑,轻声轻气的对父亲说:“爹,您说的是,我以后多跟弟弟们学,我还得好好干,我敬大伙一杯”。然后微笑着一口喝下了满杯的酒,可不知怎地,这口酒和刚才味道不太一样了,喝到嘴里格外的辣,下到胃里格外的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重爱
  •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