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答案在风中飘荡

时间:2018-06-23 20:49来源: 作者:大景子 点击:
  

我坐在卡车车厢中,刚接受的镇静剂逐渐发挥了作用.我渐渐忘却了疼痛,开始有力气打量这个用绿油布遮盖的车厢。狭窄的车厢被白布与伤员填满,不知为何我仍然觉得十分空荡。

我们在卡车车队的第四辆。这是个好位置,若是地上有雷,倒霉的也不是我们。

车队向国内驶去,我的母亲会接到一个残缺的儿子,而更多的母亲将会接到一具残缺的尸骸。

我的母亲是名中学教师,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继续走上丈夫的归途。而我从小的梦想却是成为爸爸那样的人,保家卫国,维护和平。

我的青春是在军事学校度过的。白天,我们徒手面对拿着工兵铲的对手。晚上,教官向我们讲述着战争的正义。“维护世界和平,我们义不容辞!”教官喊道。“义不容辞!”我们喊道。

战争打响了,士兵们踏上了别国的土地,为了世界的和平。我狂热的渴望着战场,向教官们不停的打探着前线情况。

我是主动申请参战的。那天,车站里挤满了送行的人群。广播里一遍遍重复着:“勇敢向前吧,孩子们,国家需要你们。”上车前我拥抱了母亲,她满脸是泪的说道:“去做个勇士,像你父亲一样。”

车,向边疆开去。在停靠站,我遇见了从前线撤退的伤兵。“嘿,我们帮你们结束这场战争”我说道。“年轻人,没有人喜欢战争。不惧怕战争的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一位岁数与我爸相仿的上尉说道。

我可不是疯子,我是来创造和平的。

车,继续开着。枪炮声渐渐清晰。新兵们在车中开着低俗玩笑。一颗炮弹落在了车边,车厢里泛起了一阵夹杂着硝烟的血腥味。我们全身是血,分不清血来自谁。没有叫声,我们被震住了。

直到在卫生营检查后,我才确定自己没有受伤。踩着黑红色的血,我们被带到了营地。

宿舍每天都会多出十几个床位。我们被安排到了那些床上。“老兵们没有问候我们,似乎不值得认识新的战友。

我被派上了战场,渴望着军功章的我激动而紧张。

坐着装甲车行驶在砾石铺出的路上,我们不得不保持警惕。任何一个凸起物都有可能是简易路边炸弹。头车踩上了地雷被炸成了两截。我们下车想捡回战友的尸体,却只能找到一条条残损的大腿以及一块块躯干。我们把尸体分成八份,好给那八位士兵的母亲送去。

车队行驶到一个当地的村庄。当地人用石头砸我们的车窗。并用不太流利的我们的母语骂道“滚回你的国家去,这里不欢迎你们!”我们可是来帮助他们结束战争的,我们是国际主义的军人,是和平的缔造者,守护者,但,在他们眼里我们更像是霸道无比的强盗。

我的第一个任务是侦察一个叛军的据点。连长让我用激光为导弹指引方向。“确认好了就按下发射键”连长趴在我右侧说道。我的手指已经拨开了发射键的保险装置。这时,一群孩子奔跑进了我的视野,他们天真的眼神里并未意识到危险的来临。“那有群孩子!”我的声音低沉而坚定。“那可能只是群小狗,按下发射键!”连长放下望远镜说道:“平民只是附带损伤!”“不,那是群孩子!我不能这么做!”“执行命令!”连长将手枪抵在我头上:“违抗军令,我现在就毙了你!”我按下了发射键,导弹摧毁了那个据点和孩子,还摧毁了我的人性。我的双手沾满了平民的血!

那晚,我一合眼便能见到那群死去的孩子,和失去孩子而痛哭的母亲。

难道正义的战争就是残杀平民吗?所谓国际主义军人是用百姓的鲜血浇筑和平的吗?我们才是罪人!

战争依旧在继续,很多人想着法子把自己弄回去。有人向医生购买传染病人的尿液,喝下去便有了回家的理由。我也想离开这人间炼狱,但是我不会做这种事,成为逃兵是对父亲的侮辱。

战争结束了,我牺牲了我的左腿捡回一条命。我与英雄们一起踏上了绿油布卡车……

镇痛剂大概失效了,我感受到了强烈的疼痛,也听到了窗外的欢呼声。人们在迎接着我们的凯旋。“让我们向这些和平卫士致敬!”车站广播喊道。掀开绿油布,我看到了狂欢的人群和人群背后草地上被炸死的孩子,他们欢快的跑着,湛蓝的眼睛里仍闪烁着童真。我们没有带去和平,我们带去的是痛苦和磨难!我的心很疼,比被截肢的左腿还疼。

我希望尽快逃离这个地方。母亲无法来接我,也便没有人会来接我了。我被人们抬上车,我却不知在何处下车,只是沉浸在音乐中。“炮弹在天上要飞多少次 才能被永远禁止?……到底要花费多少生命 他才能知道太多人死亡。”

战争的对错,人们牺牲的价值。我无法找到答案。或许,答案在风中飘荡。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逃亡
  •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