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叹:吃狗肉的佛教徒_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金圣叹:吃狗肉的佛教徒

时间:2018-07-06 22:55来源: 作者:马斯顿 点击:
  


相信很多人对这个名字的印象是“花生米与豆腐干同嚼,有火腿滋味。”火腿这么后现代的词汇,是一个明末清初的网红发的安利?花生米与豆腐干同嚼真会有火腿味?

官方给的版本如是说“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胡桃之滋味”,火腿还是胡桃,后人看到的不是养生话题,而且死亡面前大无畏的金圣叹。

而这位大家的气骨是和幽默感并存的,就像另一位幽默学者老舍说过的“哲人的智慧,加上孩子的天真,或许就能成个好作家了。”百科里给金圣叹留了一句“因岁试作文怪诞而被黜革”,后来还必须改名去考试,而真实情况或许让现在网上疯转的小学生作文自愧不如俯首称臣,以下是阅卷者和金圣叹的聊天记录:

阅卷者:空山穷谷之中,黄金万两。露白葭苍而外,有美一人。试问夫子动心否乎?

金圣叹: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动。

看到这满屏动动动,先别666,人家的作文才是巅峰造极。

作文题:西子来矣

金圣叹:开东城,西子不来;开南城,西子不来;

开北城,西子不来;开西城,则西子来矣!西子来矣!

阅卷者:秀才886!秀才886!

其实古人并非是我们想象中那样刻板教条,魏晋时期就有给爱豆送礼物的迷妹了,例如往马车上丢簪子,虽然听上去有些私生饭,但与我们想象中的大家闺秀还是相去甚远,唐朝李世民的后宫鲜卑族女子个个都是骑马好汉。可到了明清,对女子的礼教却异常严苛,故金圣叹这样的网红大抵不像古代四大美男子受到迷妹追捧,更多应该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以致像这样的故事层出不穷,金圣叹的画风也从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变成了搞笑艺人,金圣叹《推背图》曾风靡一时,唐朝国运,武后称帝,可谓明清最火佛教徒。

金圣叹对于佛学的痴迷,近似于苏轼对肉的痴迷,金圣叹以佛家“因缘生法”为文字总持,对《水浒》和《西厢》的文学批评中皆展示他的佛学思想。“曼殊室利菩萨好论极微,昔者圣叹闻之甚乐焉。夫婆娑世界,大至无量由延,而其故乃起于极微。”便出自《西厢》。

如果搞笑艺人是金圣叹的主业,至于金圣叹的副业文学批评好像就没点击量了。其实文学批评不是喷子,而是对文学作品进行评价,以帮助读者进行理解和欣赏,类似读后感。除去帮助理解的文学批评,美学届大佬朱光潜认为的文学批评大致有两类,法官式的文学批评和近代法国印象派的文学批评,一个是铁面无私的直男审美(如金圣叹是谁,他先吃的花生米还是先吃的豆腐干,到底是火腿味还是胡桃味,其实类似古代直男癌)一个是伤春悲秋的翩翩公子(阅读理解中从砂糖橘和白兰瓜扯到家国情怀)然后金圣叹的个人气质,我觉得金圣叹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古代科举,像金圣叹这种无师自通款的,一般看到水浒传就能把考证的一大圈自动输出了,当然也不缺“鲁达为人处,一片热血直喷出来,令人读之深愧于世,不曾为人出力”“上文如怒龙入云,鳞爪忽没忽现。”到底是文化人,人家的读后感叫文学批评,我们的读后感只能“这本书66 66 666”。

老舍是乐观的,也跳湖自杀了,金圣叹承包了明末清初的笑料,却出生在乱世之中。

明万历三十六年,永泰古城建立,金圣叹也呱呱坠地,可惜,永泰古城没能抵住北方少数民族的入侵,也抵不住金圣叹风雨飘摇的一生。20岁那年,战争爆发了,他在干什么呢?绝意仕途,埋首书本?处江湖之远,看到的更是百姓凄苦,绝意仕途,断不了仁心。自此,便是穷苦书生只能以文墨为武器。哭庙案中,他看到苛政猛于虎,一指哭庙文成了他触犯先帝灵位的罪证。他可以与监斩官共饮,言:"割头,痛事也;饮酒,快事也;割头而先饮酒,痛快痛快!"可以欺骗刽子手让他被第一个砍头免了惊吓之忧,一届书生,只有两袖清风,书本满屋,不过是作了亡魂,笑刽子手的愚蠢,可面对家人,纵是狂放不羁也是心中苦楚啊,“莲子心中哭,梨儿腹内酸。”莲子和梨儿是孩子们的小名,他同家人能说的最后几句话便是这幅对联,再说说花生米和豆腐干来逗孩子们笑。接下来,便是刑场了,弥留之际他能想到什么呢?是佛,是家,是国。对了,还有一个惊喜藏在耳朵里,算是留给世界最后一片笑声吧,最好家人顾念起来,也是同样的欢乐。

文天祥是“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面朝南方“留取丹青照汗青”与世长辞,金圣叹没那么壮烈,吃狗肉的佛教徒就留下两字“好疼”离开了人世,六才子书留下《西厢》和《水浒》,世人记住了火腿味,欣赏文学批评的却也寥寥无几。

回顾其一生,作为父亲,他就像《美丽人生》里面的那位父亲一样,没有留给孩子们实际性的财产,留下的是魏晋风骨和知识,当然,还有笑声。作为文人,他能够不顾舆论压力,对水浒的批评,便奠定他不朽的一生。究竟是离经叛道,还是汪洋恣肆,且留待后人评判。

我们读名著,会忍不住去描摹“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而伟人们有批评封建礼教吃人,有突破格物致知而达知行合一者,自是垂名青史,金圣叹先生在历史上留下的也不只是火腿香,他的嬉笑怒骂浓缩在《金圣叹批评本水浒传》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成为古典文学双璧。

“十年别友,抵暮忽至。开门一揖毕,不及问其船来陆来,并不及命其坐床坐榻,便自疾趋入内,卑辞叩内子:“君岂有斗酒如东坡妇乎?”内子欣然拔金簪相付。计之可作三日供也,不亦快哉!”金圣叹先生,我有斗酒,不知何时与您举杯对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