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由苏轼一生看:简单才是幸福

时间:2018-09-09 12:11来源: 作者:崔健123 点击:
  

苏轼,宋代的一代文豪大儒,甚至在整个中国历史当中都是一颗灿烂而耀眼的明珠,灼灼生辉。苏轼一生深受儒释道影响,所以他的思想既统一又矛盾。正因为如此,在他身上我们能看到陶渊明闲适恬淡的清秀;也能看到李白豪放飘逸的刚健;亦能看到杜甫沉郁顿挫的悲壮;似乎还能看到李清照婉约蕴籍的婀娜。但纵观苏轼一生,他的思想格局总的来说是入世的,而非出世。所以就注定他的一生是复杂的。在他刚毅的本性之中被复杂的社会创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不读历史,仅凭自己的想象,你可能觉得像苏轼这样的才子,时代的弄潮儿,满世界还不像众星捧月似的供奉着?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有人总结他不是被贬官,就是在被贬官的路上。在中国古代有个奇怪的现象:越是时代的娇儿,生活越显沧桑。究其原因,我想娇儿大多是有棱角的,而社会就如同我们的地球是圆滑的。当圆与方,刚毅与圆滑遇到一起,定会发生猛烈的撞击,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李白如此,王维如此,唐寅如此,苏轼依然如此。终究谁也逃脱不了这个怪圈的创伤。透过苏轼一生的轨迹,忽然发现唯有简单生活才能拥有长久的幸福。

苏轼出身文士家庭,家学渊源。他深受家庭影响,于21岁时以百年第一的身份通过了科举考试。开启了他一生坎坷的官宦生涯。如此骄人的成绩,深受文坛领袖欧阳修的赏识,他确实也不曾辜负老师的期望,以几近受人追捧乃至仰望的姿态接棒文坛。但很快旧党落寞,以王安石为首的新党集团迅速展开了中国历史上轰轰烈烈的王安石变法。在这风云突变,风雨交加的夜晚,苏轼只能选择出京外调。或许在外调贬谪时苏轼依然过的太过风生水起,这时新党的文管集团发起了针对苏轼的乌台诗案。苏轼一度彷徨绝望,乃至想已死解脱。那时那刻,他写下了绝笔诗: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与君今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如若不是太祖“刑不上士大夫”的祖训,纵然有苏辙的全力营救,在文官集团的淫威逼迫之下,他也必死无疑。于是被流放黄州。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他索性接受了佛教的归化,过起了恬淡的生活。索性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反而在这几年里,他的文学创作达到了顶峰。真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成熟,正像余秋雨所说的那样: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苏轼便在这种淡然的成熟之下,虽走到了人生的低谷,但生活的其实不亦乐乎!

岁月悠悠,时光缱绻。王安石变法终于因触犯大地主的根本利益而不得不宣告失败。苏轼也因此再度被启用回京,但因苏轼的刚毅与思想的多样性,在实际勘察中,他认识到有些变法对人民还是有实际意义的,所以他又帮新党集团开脱责任,而得罪了旧党。从此他便成了一个人在与满世界战斗,从而遭到一贬再贬。

苏轼的一生得意时少,失意时多,始终处于利益的夹缝之中。以一个人的力量与世界在斗,简直如同以卵击石,螳臂当车。苏轼也曾自己写到: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斗到最后,如同朽木,好似乏舟,心灰意冷。但值得庆幸的是,正是他的刚毅棱角与圆滑世俗的世界苦苦的斗争才把他的文学推向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而他的人生却少有幸福。

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每每回想我们的快乐时光,莫过于童年时代。因为童年就像一张白纸,任由我们泼墨书写。而每一笔似乎都是快乐的。但随着我们渐渐的成长。我们懂得了喜怒哀乐,我们知道了责任重担,我们明白了是非真假,所以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次又一次的与快乐失之交臂。如若我们懂得用简单去面对复杂的生活,一定会感受到就像我们平时所说的那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于是痛苦渐渐化掉,幸福娓娓走来。

其实有时生活本就简单,只是我们的心复杂了而已。我们又何不去尝试着在生活之中寻求简单,简单之中获得幸福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