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梦_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舞文弄墨>

话说梦

时间:2018-08-05 21:05来源: 作者:M朦胧 点击: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生活里只是剩下了梦境,你会喜欢吗?

我曾询问过很多人,大多数的人表示喜欢,甚至达到了非此不可的程度。自己的梦自己创造,或是清静或是喧闹,或是侠气盖世或是悲壮苍茫,总归是自己所想要生活的世界,这或许是一件幸福的事了。

我喜欢做梦,尤其是在白天闲暇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构思一个又一个幻想的世界。通常我会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盖世英雄,修得绝世武功拯救苍生。有了思想的动力自然各种画面一股一股的涌入脑海,这种感觉真的是酣快淋漓,如同参加一场盛大的音乐会,自己正是音乐会的主角,台下一阵阵欢呼声,尖叫声,台上的自己更是热血沸腾,用尽平生所学尽情的歌唱、嘶哑、呐喊,这种感觉好像只有生活在自己的梦境里才能寻得,这是一种恰似沐浴圣水般的升华。

人不是一台只会工作的机器,即便是也会偶尔发生故障,更何况思想呢。同样是一个人待在屋子里,门外是自己所认为的麻木的生活,门内是仍有一丝希望可寻的梦境,如往常一样关上了门,沉浸在自己的梦境里。可是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已经在曾经的梦境里寻得,这次又该怎样构思呢?我开始试着尝新,可品尝的那些新的味道总带着一丝熟悉,走进的新征程也好像看到了结局,新征程中的新面孔也确确实实的见到过。勉强着继续下去,勉强着装作陌生的面孔,勉强着装作不知道结局,粉饰的勉强早已是裂痕累累,破碎的结局也已是心知肚明,清晰得如同明白鱼与水的关系一般,即便是这样还是选择了继续伪装。

结果,还是破碎了。

从轻柔的云端重重的跌落在生硬的地面,尽管这样的结局早就已知,我们还是没有勇气去承认。落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钟表的“哒哒”声缠绕在耳旁久久的挥之不去,四面煞白的墙照映的只剩下了黑墨色,透光的落地窗聚不得半点阳光,只有阳光的阴影格外清晰——那应该就是乌云的颜色吧,或许是阳光刻意的躲过只留下躲过的痕迹。

门内是有希望的梦境,门外是麻木的生活。

可为什么突然觉得充满希望的梦境也做得麻木了。

从梦的开始到结束我们从未脱离过麻木的生活,任何梦境中的场景全都是我们生活中最过奢求与渴望的不可得。我们不甘于停留在渴望的层面,然而却只能渴望,那些不属于我们的即使用尽真情也讨不得,属于我们的也不仅仅是用真情就能换来的。长久的渴望,长久的暮暮相思,最终促使我们踏进门内的梦境,隔绝了门外的生活,一时的痛快、欣喜裹着我们长时间的驻足,就像是下赌注,最初尝到了一点甜头就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即便随后迎来无尽的痛苦仍攥着手里仅剩的一点可怜的筹码不愿离去,赔尽了钱财、时间甚至是未来。即使梦境与生活只有一门之隔,即使虚幻与真实也只有一门之隔,我们也不愿也不想更没有勇气打开那一扇门,我们在这处处充满欺骗,处处都是自己,处处都是已知的独我的世界里陷得太深了。我们已经在欲望的深邃里得到了满足,即便这一切都是假的,可假的太过真实。

梦也许是一种动力,也许只是一种虚无,动力也好虚无也罢,全然是一种不存在的异次元空间,它只能被你在睡梦中隔着一条门缝窥见,也只能是窥见,即便给人的感觉再过真实就好像是现实生活,也只能是好像不可能成为现实与自我。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正如尼采所说:“当你在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梦境与人亦是如此,当你在沉睡中隔着门缝窥视梦境时,梦境也在看着你。当你自以为亲手打开了那扇门踏入独我的世界,也许正是梦境亲手敞开了门把你拉入蓄谋已久的骗局。

我很喜欢“朋”这个字,有一种距离美,靠的太近是一个“用”字,离得太远是两个“月”字,适度才为“朋”。陷入这麻木的三点一线式的生活,幻想与现实总是充满隔阂,每个人在生命的历程中总经历着独我与真我两种世界,好比一个苹果拥有的蓝、红、青三种颜色,蓝色是塞尚笔下裹着灯光的充满艺术的苹果,而红色与青色则是在太阳下最过一丝不挂、最过赤裸的苹果,这是苹果的颜色,是大自然赋予的原色。大自然赋予人类黄、白、黑三种原色,为了贴近生活,普通的三原色已不能满足日趋膨胀的欲望,我们选择着装,穿着各种颜色充斥的服饰毫无保留的扮演生活中各种各样的角色,客串各种各样的戏场,时间变得异常珍贵也变得异常稀少,二十四小时也难以满足内心的需求,况且还要浪费必要的时间去睡觉休息,其实我们并没有休息,就算是睡觉也是裹着被铺扮演梦境中的角色,即便是没有做梦也确确实实在做梦,毕竟人类出现在世界的那一刻起,梦就没有消失过。

不管是梦还是生活,都是人们身上的着装,戏场中的戏角。独我与真我总归是我,也可能都不是我,人与人之间没有虚伪与真实可言,只要身上还穿着生活赋予的戏装就都是虚伪。

不管是有希望的梦境也好,还是虚无缥缈的梦境也罢,都是生活给予的一种欺骗,而给予生活欺骗权力的是欲望。

门内与门外的世界是一条路的两条分支,离不开欲望的引导,人也是在欲望的怂恿下才爬的越来越高。有的人走回了起点得到了自然赠予的升华,有的人则在追寻升华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梦与生活是大自然的一种考验,考验人的欲望。欲望的强弱控制着生活与梦的距离,太强的欲望自不必多说,太弱的欲望带来的也与太强相同,人不可能没有欲望,只是隐藏的深度不同,平日里没有欲望的人可能会在某个瞬间突然膨胀,等到裸露的那一刻世界都会为之颤抖。

梦是欲望的一种表现,生活则是彰显人性的舞台。有梦不可怕,有欲望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欲望的梦境完全控制,亦或是完全脱离控制,分不清梦与生活的距离,迷失自我。

真正的胜利不是战胜欲望的控制,而是始终走在与欲望控制的战斗中,学会接受与海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