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舞文弄墨>

巫山旧梦

时间:2018-12-15 12:31来源: 作者:干梦玲 点击:
  

绿兮衣兮,绿里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诗径.绿衣》

我掌着孤灯,在满窗的昏黄里瞧你的旧衣,音容不在,旧物泛黄,那尾烛火跳跃了数个黑夜,伴我行过失意,越过苦涩,渡过相思,了无言语,只日复日地燃着我的执念,不眠不歇。只是,今夕何夕?我未曾料想,到头来,留我一人历经人事,独自苍老。

农历七月十五,,红月留梢头,黄泉有大风,鬼门大开。一团散落的灵识行过奈何桥,从黄泉飘来,惊得曼殊沙华渐次开放。上苍怜它俗愿未了,业缘未结,许它人间一日,再坠轮回。

满月当值,花阴满庭,夜过三更,我初聚了人形,从一片混沌里行来,孤魂轻薄,在夜色的遮敝里瞧你,窗棂沁寒,夜蝉歇了嗓音,换了虫鸣,在油尽灯枯的昏黄里,满窗人影轻晃,你仍执着我昔日的绿衣,一回又一回,抚着那绿色的丝缕,一遍又一遍,低低地,唤着我的名。我何曾不知晓?后来,岁月凭添寒意,落于天君心上,融成了相思。你再不曾展过双眉,执于饮酒。醒时,闭门谢客,对着那弯冷月,长亭独饮;醉时,便顾不得身外何地,凉阶、花间,和衣而眠。

冥间的桥 我踱了几番来回,拖着人间的旧识,欲前又止。她来劝了我多回,我总不肯饮下那碗忘却人间的汤。多年前,还未有生死之别。在人间,你我曾朝夕相伴,携手看岁月山河,历经纷繁人事,同许下此生不弃的誓言。到底妾身命薄福浅,未能有那一生伴郎的运气。不堪病痛,又渐消瘦,显出了憔悴,早早便辞了世。

沈复在 《浮生六记》为中写道:奉劝世间的夫妇,固然不能反目成仇,但也不能过于恩爱。因为当真正爱过,才会体会到爱人与自己阴阳相隔的痛苦,这痛苦不愿被人再经受了。

十年生死 ,你与我早已隔着阴阳、茫茫不得见。都道子膽豪放,为人行事,超然物外,。“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令无数困顿者为之动容,也学了居士,卸了沉重,抛了功名,匿于物外,安于山水之间。只是心结难解,尘面霜鬓之年,子瞻也临窗弹泪,难掩伤痛。昔日的举案齐眉,相濡以沫之景,都随着那个逝去的人,被葬进一座孤坟里

想来,故人不在之痛大概古今相通,才引得无数文人骚客难释相思,泪染衣襟。世人皆赞林逋隐于孤山,恬然自适。置屋于梅下,养鹤于庭前 仿佛绝了杂念,了了情欲。可这世间的人,生于红尘,亡于红尘,难抛情深,所谓谈然,不过是一切散尽后的无能为力。无法扭转现状,便束了心性,安于山水。他曾以女子的口吻写过一首小词,大致这便是梅妻鹤子背后所匿的伤痛了一“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妄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你我都曾执手看遍人间朝夕,却不想后来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之后,此生相伴终落入了一场虚妄。生而有情,死难将息,,生者念了半生,怨了半世。大抵,心里藏着的,都是故人。

物是人非,再回首的瞬间总是夹杂了遗憾 ,那些或重或轻的落笔都从卷里溢出相思与哀叹。唐婉之于陆游、赵明诚之于李青照、卢氏之于纳兰……

旧时的梦里,他们都曾江湖相伴,共赴红尘。只是后来,各人因了各人命数,一人渡了奈何,坠入轮回;留另一人世间独留,尝泪饮苦,从无垠的时间里熬出相思的病,再不见痊愈。

情痴自是不易, 捱过其中滋味,便觉世间万难都不抵相思。生死自有定数,孤魂亦有灵性。就当逝去的孤芳作了星辰,飘于穹顶之上,在无数个日夜里伴你,行至生命的尽头,你抬起头,使瞧得见,隔着远距,无须言语。

也间所有的别离都是最深情的守望。我仍伴着你,不过是隔了一端云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