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失落的星光

时间:2018-08-05 21:20来源: 作者:风祀 点击:
  

开学以来有了夜跑的习惯,时常一个人。操场很黑,少了繁华的灯晕,多了自然的星光。

你想过,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吗?它们的光自光年之外穿越而来,或早已泯灭,或早已变迁,今夜也许仍闪烁夜空,明晚将不见踪影。

有些星星,一生只能见一次,有些人,一生也不一定能遇上。每个人都是一根无限延伸的线,延伸范围则是一个三维坐标,在延伸的时候会与别的线交织,或是匆匆一眼,或是扶持一段,或是相拥一生。曾有突然的好友,无话不说,时常打趣,却又突然的远离,如昨夜星光。缘浅缘深,无需多求,惜缘即可,不必攀缘。

从小到大,交织过很多线。儿时的玩伴已形同陌人,昔日的同学已背影模糊,遇到的过路人已忘却殆尽。有时觉得,最悲哀的事便是遗忘,忘了过去的一点一滴,仿佛从没经历过;又觉得,遗忘亦是温柔,时间可以让人淡掉疤,不论多么深刻。

青春里头总会遇上几个珍视的人,家人不必多言,这里是指朋友,恋人,还有单相思的那个人。朋友也好,恋人也罢,如果不去珍惜,那都是说变就变的。朋友会因为一顿架而产生的疙瘩,不再敞开心扉;单相思的那个人会因为躲你变得疏远,渐行渐远;恋人则大多经历“陌路,朋友,恋人,陌路”的模式,悲剧收场。如果不去珍视眼前的人,失去了也就很难寻回了。我都有过,也都丢过。昨晚的星光依旧刻在心头,让人抬不起头看今夜的。

丢的多了也就变得思考了,渐渐学会怎么去处理了。沉迷悲伤得再久也无济于事,当局者迷,就像当初劝那个失恋的小姑娘,再多的鸡汤也是徒劳,悲伤者向外寻求着安慰,到头来还是只能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有时候一天足矣,有时候一生难忘。星星指引人,但路是自己走的,只去留恋失落的那束星光,毫无意义。

操场是环形的,小步地跑,不停地超越别人,也不停地被别人超越。每个人的起点不同,目标不同,拼劲也不同。盲目地追赶前方的人会打乱自己的节奏,追逐个不久便身心疲惫;安逸地放慢自己的脚步会丧失奔跑的理由,久而久之便不再奔跑。和着自己的呼吸,不懈怠,不急躁。跑道是环形的,跑得快了也就能超别人一圈,跑得满了也能被别人超一圈,倘若被超了一圈还笑眯眯地跟他齐肩跑,也未免太过洒脱,甚至是怠惰。

林清玄先生曾说:“每一篇文章和每一本书,都有不可思议的地方。那是在某一时空中,思想、感情、观点与灵感撞击的结果,若是换了一个时间、转了一个空间,文章也就不同了。”这也是为什么失落的星星属于昨夜,但指引你的是今夜的光。他还说道:“每一年每一年,作品慢慢的不同,却不是那么明晰,若是每个十年来看,一个十年几乎就是一个豹变,会有完全不同的风格与内容。”孩子的稚嫩在逐渐褪去,父母的脸庞在日益变老,换做十年来对比,天差地别。如此大的改变,仅限感慨,无需恐惧,这是常态,是个人,便躲不过去的。

时常会想,成长是什么?是手上生出老茧,还是渐渐变得圆滑;是不再让父母担忧,还是不再为未来迷茫;是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还是学会理性的分析事理。

对于这个社会乃至世界,我们微不足道。改变世界的人是科学家,政治家,革命家……我们都不是,未来或是个劳劳碌碌的白领,或是个小有名气的老板,或是个温饱无措的工人,改变不了世界,但至少,别让世界改变我们。

昨日的星光只宜念想,不当难忘。和着自己的节奏,跑,别停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