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虫子

时间:2018-10-20 13:01来源: 作者:多克特 点击:
  


夜晚,原本已经睡着的我此时正瞪大充满血丝的眼睛,在漆黑的环境中感受着周围的动静。

我想那肯定是一只虫子,一只黑色巨大的甲虫,不久前我在家里的天花板上见过它,但惊吓过后,正当我准备杀死它的时候,转眼间却又消失不见。

“它在哪里呢?”内心不断询问的我,显得有些紧张。

因为我相信若是那只虫子的话,它那巨大的口器一定会很轻易的就能将我的头给咬下来。

我必须要抢在它行动之前先下手为强,利用此时它发出的窸窣的声音,等待着它靠近,然后用被子将它盖住,最后再拿出放在枕头底下的菜刀将它剁碎。

我昨晚就想好了一切,毕竟是它折磨着我一晚没睡,不,这种现象已经持续快一个星期了。从我那如同血球般突出来的双眼,干瘪着满是死皮的嘴唇,苍白又带着死灰的脸色就能看出来,我快疯了。

我吼叫过,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希望那只黑色的虫子能放过自己,当时确实安静了一阵,但哀求并没有起到作用,它还是会时不时的出现。

那么,今晚,便做个了断吧。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汗水从我的额头、颈部、腋窝等部位慢慢的渗透出来,因为我能感觉到此时那只虫子离我越来越近。

就是现在,将灯光点亮后随着我的一声怒吼,手起刀落,便是一片血光。

最终,所有的颜色还是归于黑暗,我解脱了。

现在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在血泊中男人的头颅。

“阿若,我想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下班后,陈志宇回到家中,刚刚换上拖鞋,脱掉起了皱褶的外套,就对着正在厨房忙着晚餐的妻子说道。

此时的李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做饭时也没有了往日行云流水的感觉,在把大蒜当做洋葱切了并投入锅中之后,就已经开始发呆,所以,并没有发觉丈夫已经回来。

“阿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陈志宇见李若没有回应自己,便走到厨房去找她,但见她在哪站着一动不动,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心的问道。

丈夫的询问使得李若回过神来的同时也受到了惊吓,拿在手上的锅铲‘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还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尖叫了一声。回过身看到是丈夫之后,才歉意的一笑,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文尔雅,欠身将锅铲捡了起来用水冲洗干净。

“你没事吧。”见到妻子这样,陈志宇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她已经知道了?想到这便不由又向妻子问道:“刘哲的事你知道了吗?”

“刘哲?刘哲怎么了?”低着头的李若使得陈志宇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故作不知的语气中还是让李志宇听出了破绽,想必她是知道的。

但陈志宇并没有拆穿她,而是握住了她的手,接过她手中的锅铲之后,低沉着声音对她说:“阿若,因为严重抑郁症,李哲在家里自杀了。”

李若听到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依旧只是将头低在那里,可陈志宇却明确的感受到了她此时的难过。

“别人说了,他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就在自杀的前几天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有‘虫子’。哎,死的实在是太惨了,你说一个人要疯到什么程度才会把自己的头给砍下来......”陈志宇一边翻滚着锅里的菜,一边背对着李若说道,发现锅中的味道有些奇怪后,才要回头对李若说:“你怎么放了这么多大蒜啊,你是想冲死你有心脏病的丈夫吗......”

可此时的厨房早就没了李若的身影。

李若真的很难接受她不久前得到的消息,那如同晴天霹雳的感觉简直将她的灵魂都给震得稀碎。

躲在房间里看着手机上那个往日阳光帅气的男人,她实在很难想象他会自杀,并且走得那样凄惨。

“你看到的到底是一只怎样的虫子呢?”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刘哲照片上的侧颜,李若喃喃自语道,她的思绪也开始回到和刘哲相识的日子。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属于初恋的记忆,可能清纯如水,可能灿烂如花,但大多数的到了最后都会坐上不同的船,踏上不同的路,只因为应了那一句最美好的往往都会烟消云散。

刘哲便是李若的初恋。

那年的他们都是正值青春,都是刚刚才开始理解什么叫碧海青天,什么叫至死不渝,什么叫天长地久,什么叫‘正道沧桑’。

那天,正在上课的李若正望着窗外走神,为着父母的事情独自感伤。这时她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男生带着满身的伤痕从围墙边爬了进来,好奇的仔细看过去才发现是隔壁班的刘哲,那东张西望战战兢兢的样子滑稽极了。

因为长时间的目光,刘哲也感觉到了楼上的李若正看着自己,便对着她呲牙裂嘴的做了个怪脸。李若连忙转过头去,假装看向黑板,用余光偷偷的看着他。

这时,正在学校巡逻的保安可能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向着这边走了过来,刘哲连忙藏在了茂密的灌木丛中,发现李若还在悄悄的瞥向自己之后,先是双手合十连连作揖,然后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可能是实在好笑,李若被刘哲那搞怪的样子给逗的捂嘴微笑起来。突然,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发现了李若的小动作,便叫到了李若的名字,才使得她慌乱的站了起来,一脸茫然的看向讲台上生气的老师。

就这样,在夏季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李若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上起了政治课。刘哲抖着腿,一脸无所谓的站在政教处的门前等着家长的到来。这便是他们的第一次交流。

“李若,吃饭了。”陈志宇轻轻的将门拉开一个小缝,对李若喊道,惊醒了陷入回忆的李若。

李若这才擦了擦自己泪流不止的眼睛,原本想要发出声音的她,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只能是点了点头。

然后从房间的角落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经过陈志宇时对着他微笑。可即便是怎样去做伪装不让陈志宇担心,也藏不住脸上的泪痕和眼里的悲伤,陈志宇只能是苦笑着回应她,将房门关紧,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在吃饭的时候,李若突然想到,刘哲会不会真的是被虫子给杀死的,便开口向陈志宇问道:“你说,阿哲有没有可能真的遇到了一只巨大的虫子?”

陈志宇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抓了抓头发后将拿在手上的碗放下,摸着下巴一脸认真的思考了后摇了摇头对李若说:“我觉得没有可能,要是有的话早就被发现了。”

可能李若也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太过荒唐,深吸一口气后便没再说话,显得闷闷不乐,只是用着筷子戳着碗里的饭粒。

“要是没有胃口的话就去休息吧,等会儿我吃完饭打扫干净后再陪你出去走走。”见李若实在没有胃口,陈志宇便向李若建议道。

李若听后点了点头,便又起身回到卧室,只留陈志宇在餐厅无奈的叹息。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窗外吹来的风带动着映射有灯光的窗帘飞舞,生长在地上的影子看上去‘波光粼粼’,李若又记起了她和刘哲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

在李若读高二的那年,她的父母最终还是选择离婚,关于她的归属问题家里也是吵得不可开交。

本就柔弱不爱说话的她,也开始一天比一天变得沉默,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趁着一切都还没尘埃落定,她选择离家出走。

怎么走,去哪里,却又变成了一道难题。

九月的天已经有些微凉,穿着单薄的李若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她想着或许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然后饿死累死在某个角落,既然是无根之草,又何必在乎生死何方。

走的累了的她坐在了街道上的一个长椅上,看着头顶正在枯黄的树叶,等待着它们缓缓落下。

随着肚子发出的‘咕噜’声,无奈的知道自己饿了。

“你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正当李若眯着眼睛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陌生男孩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惊恐的睁开了眼睛,向他看了过去,是他,那个夏日午后出现的坏男孩。

李若将屁股向着刘哲相反的方向移过去了一点,将头低下,散落的头发让别人看不见她的样子。

见李若没有回答自己,刘哲也没去强迫她说话,而是从口袋拿出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包子,递到了李若的手上,用一种冷淡的口吻说:“吃吧,你肚子的惨叫声我都听见了。”

当李若发现自己的窘迫被刘哲发现后,顿时就羞红了脸,用力的搓动着手指,显得更加的拘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TSOTSI14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10-17 13:10 最后登录:2018-10-19 22:10

推荐内容

  • 我是一叶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时贪恋大海的浩瀚,终变成了一叶小舟,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飘荡,...

  • 寻找自己的风采

    爱因斯坦说:“当你把学校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诚然,我已...

  • “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我们不再自嘲自己横溢的腰围,不再叹息自己缩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亲--写在2012年父亲节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一生永远放在首位的人,和妈妈并排。...

  • 阻挡你改变的四个“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变总会来的。如果你有准备,就会按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如果不,就等...

  • 幸福,从心开始

    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出国、进一流企业或做公务员。这是这个社会给我们框定的最完...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