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消失的记忆

时间:2018-10-20 13:01来源: 作者:多克特 点击:
  


我对现在的生活,怎么说呢?就是觉得很差劲。有时候明明自己觉得非常优秀的东西,到了别人那里反而有种如同糟粕的感觉,分明是已经很努力了,却还是有着如同白痴一样的问题。当然生活就是这样,既然是自己选择,那么受的了就受,受不了的话,实在不行那么也只能放弃。

不知道是我对自己说的,还是别人对我说的,有这么一句话,‘若是你想成为你最想成为的人的话,那么你就要受到你最不想承担的苦。’

好了,起床吧,再抱怨又有什么用呢。

将被子掀开,我换好衣服,洗漱干净后用热水洗了个头发。我并没有将头发吹干再出门的习惯,每次都是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出了门,今天也是这样。

待到快九点的时候,我到了公司楼下,这个时候不快点的话肯定是会要迟到的,但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告诉我,没有希望了。

不知为什么,一股怒火从我的胃里冒了出来,灼伤到了我的食道,让我有一种想要吐出来的感觉。

然后我的心里在想,每天拿着这么低的工资,到底是为了什么,每天给不同的客户解释自己的产品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可怜虫支配自己吗?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强吗?

不,不是的,这时的我突然醒悟。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是为了折磨自己,是为了不停地扯动自己的神经。

在这样的想法下,我再次迈出了自己的步伐,托着自己疲惫不堪的身体挤向那群’饿狼’。我知道,自己再一次被同化了。

就在我快要被挤成压缩饼干的时候,终于进到电梯里面,成为了一个‘罐头’。然后你就会开始闻到各种各样的味道,韭菜味的锅贴、刺鼻的头发喷雾、如同隔夜汤的体味、还有一阵阵牙膏混合而成的口臭。

人类真是肮脏却不自知的生物,不难免我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然后像个黏稠物中的黄瓜一样,被挤下了电梯,看到那群我一看到就会头疼的同事。

这时的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和他们说过话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做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见着没完没了的客户,跑着永远没有尽头的单。

不过是群虚伪的人罢了,即便是有交集,也不过是在给自己以后找麻烦。还不如做个隐形人,来的自在。

如同往常一样,我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电话开始没完没了的响着,我捏紧了拳头想要将它扔掉,但我还是控制住自己暴躁的内心,接通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阿尔法化工有限公司。啊,是刘先生啊,早上好啊......啊。”

啊,啊,啊,啊,此时的我的内心跟我的外表表现的完全不同,我在不停的诅咒这个人,诅咒他为什么要在这么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为什么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在内心,我的手机已经被我摔得粉身碎骨,我的呼吸也快要停滞。

终于,问题解决了。

今天大家都非常奇怪,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因为他们一直在小声的议论着什么,是什么呢?我开始好奇起来,直到领导拍了拍我的肩膀。

“将这个方案改一下。”他将文件放到我桌上后,就转身离开。

我看着这个文件夹上面的名字,这是我上个星期就做好的方案。

还记得一开始将这个文件给他看得时候,他就对我说:“我们要的不是一个优秀的产品,而是一个能为我们和别人赚钱的产品。”

当时一听到这个话,我的内心就开始不屑,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哪个老师,他们教我的永远都是做出最优秀的东西。但当我走出学校,来到大街上,真正走入社会中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开始变得冷血,变得没有情调,变成了一群唯利是图的小人。

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又一次的更改起了方案,即便是拿笔的手愤怒的开始颤抖。

就这样,当把第一阶段工作做完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他今天为什么还来上班?”

“是啊,不是应该就待在家里等通知了吗?”

“你说到底会不会是他做的?”

在休息室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在一边吃着刚刚送来的外面,却发现一群人对我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这个疑问再一次的涌了上来。虽然说我不和他们说话,但不代表我是个懦弱的人,只是因为我不屑于与他们为伍罢了。

所以我站起了身,向他们走了过去。很明显的,在他们发现我向他们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恐惧。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将我的问题说了出来,眯着眼睛看向他们,用这种略带恐吓的表情,形成对自己的保护。

“没,没什么。”一个女同事听到我在问他们,用一种害怕的表情说了一句话之后就跑开了,生怕与我沾上什么关系。

“那个,你自己不知道吗?”剩下的人看了看我,又互相看了看后,只有一个叫李潘的男人在犹豫了一阵后说了这么一句,能记住他的名字还是因为我们以前一起共过事情。

“我自己?”我感到十分奇怪,我要知道什么?难道我要被开除了?不应该啊,若是我要被开除了的话领导真么会把工作交给我呢?对了,他是昨天才出差回来,可能还不知道我要被开除的事情,于是我带有一种终于要解脱的表情再次问道:“难道我要被开除了?”

但显然不是,我一眼就从他们的表情中看了出来。于是就看到李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接着说:“你确定你不知道?”

疯了,他们都疯了,我到底要知道什么,即便是我开始觉得这可能是他们对我的戏弄,但我还是保持着素养问道:“我到底要知道什么?”

“你杀人了,杀了刘慧。”这个时候李潘的表情平静了下来,用一种深邃的眼睛看向我,就如同是在对我做着审判。

“我杀人了?”听到这句话,我笑了起来。可笑,我怎么可能杀人,我现在每天除了上下班以外,就是睡觉,哪有空闲去杀人。

“是的,你已经有三天时间没有来上班了。”虽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他们不像是在骗我。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再和他们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用一种很荒谬的表情从休息室走了出去,然后翻出我的工作日志,上面写着最近的日子就是在三天前。

那么这三天的时间我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难道我真的杀人了?还有,刘慧是谁?

所有的疑问在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三个小时之后,终于开始被慢慢打破。

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闯进了我们公司,在问了前台之后,直接找上了我。

“王先生,可能你还要和我们走一趟。”和我对话的是一个稍显年轻的警察,说话的时候也很客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神恶煞。

我没有做任何抵抗的便和他们走了,因为我心中有个疑问,不,是无数个疑问需要人帮我解答,而答案马上就会揭晓。

在警车上我想了很多。

他们说再,那么我肯定不是第一次去警局了,也不是第一次坐警车,所以我不用摆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神色一定要显得老道一些,这样才不会被他们匡进去。那么三天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又在警察局说了什么才让他们把我放出来。

“三天前,承蒙你们照顾了。”我主动和他们聊了起来,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坐在我旁边的不再是那个年轻的警察,这个警察虽然也年轻,但表情看上去很刚毅又带有些沧桑,一定是个很有经验的警察。

“我们可没照顾你什么,若是想博取同情的话就找错地方了。”他很生硬的说道,好像并不想与我有更多的交流。

但车上沉默的气氛还是被我打破,坐在前排的那个年轻警察笑了笑,然后对坐在我旁边的警察说道:“獒犬,人家说不定不是杀人犯呢,这么凶干嘛。”

“当时那样的情况,除了他最有嫌疑杀了他的女朋友,不然还有谁。”我明显看到了这个别名叫獒犬的警察,脸上抽动了一下,看上去有些生气。

但从他的话中我得知了我确实是杀了人,她叫刘慧,还是我的女朋友。

“当时的场景确实很惨,但凶手也不一定是这个王先生啊,毕竟这个案子的疑点还是有很多的。”年轻的警察再次说道,提到案子他摸起了下巴,开始思考起来。

“那我真不知道还有谁,像这种人渣我见得多了,稍稍有些不如意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愤怒发泄到别人身上。”听獒犬这么说,我倒开始觉得他是个好人,虽然从外表上看上去不像个警察,更像个抢劫犯。

“好吧,好吧,反正我也争不过去。”

谈话虽然没有在因此终结,但我也没再从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过了没多久,我终于下了车,带着满肚子疑惑走进了警察局。

一进警察局我就被带进了审讯室,而审问我的是一个中年警察。这让我感到有些后悔,没能知道那个年轻警察的名字,毕竟他给我的印象十分不错。

“虽然上次你确实洗清了嫌疑,但我们还是不得不把目光再次转向你。”

看来这个警察对我已经十分熟悉,一进来就直接看门见山的对我说道。但我为了避免祸从口出,还是选择了闭嘴,只是点了点头。

在这之前我是有过自杀的想法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突然之间又不想死了,好像一切都变得有趣。

“三天前的晚上,我们在你车后面的后备箱里,发现了你女朋友的尸体。”说着,他拿出一个文件夹给我,上面全部都是一个女人的照片,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姿势,各种角度的照片。

她满身是血的蜷缩在一辆银色汽车的后备箱里面,死不瞑目的睁大着眼睛,满脸写着惊恐。

“当然,这些你已经看过了,这只是一个工作流程。”警察补充了一句后,便坐了下来。

“我没有杀人。”我想,现在的情况下,说什么都没有说这句有效。

“谁杀的,现在我们也没有确定,若是不介意的话,你现在可以听听我的想法,。”这个警察扭动了一下身体,手指交叉着将手放到了桌子上,身体向前倾,眼睛很敏锐的盯向了我。

而我将身体放低了一些,双手放到膝盖上,做出一副聆听的表情。

“毕竟一个犯人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的罪行,那么我就给你说说我的推理。”

.....

若是以他的叙述来看的话,那么那晚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

首先,下班后我和我的女朋友都回到了家里面,因为我想要换工作的原因两人发生了争吵。

争吵过后便打起了冷战,待到快十二点钟的时候,我的女朋友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就决定离开这个家,和我分手。

于是我开始阻止她,但女朋友最后还是开着我的车出去。然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也从家里出来,可她没想到的是我的车上安装有GPS。

很快我就在一处公园前找到了她,两人再次发生了争吵,并产生了肢体上的冲突,最后失手杀了她。

但就在藏尸的时候被路过的目击者发现,然后报警。

......

“如果说一切都是像你说的这样,那你为什么又要将我放出去,然后又把我抓起来呢?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吗?”这实在让我感到奇怪,即便人真的是我杀的,直接将我判刑不就好了。

“但我们没有找到杀人的凶器和可能出现的第三个人。”警察用一种小子快老实交代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

“凶器?第三个人?”什么意思?我现在被他越弄越糊涂,早上我还是一个愤世嫉俗,要死要活的上班族,现在却成为了一个罪犯,还是一个就连自己杀没杀人的罪犯。不过我也庆幸不是因为抢银行被抓,否则到时候若是连抢来的钱都忘记放在哪,岂不是更糟。

“就是说,你小子还有帮凶,本来是想把你放出去后再把他引出来的,没想到你的心理素质居然这么好。”

我不知道那个目光算不算的上是欣赏,但此时我确实感觉到了那么一点。

“我没有杀人,也没有什么帮凶。”在沉默了一阵之后,我的内心彻底的平静了下来,没有了一开始对失去记忆后的不知所措。

也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些不在乎生死,若不是家里就我一个独生子的话,可能我早就自杀。

那么就算是真杀了个人,判我死刑也算不上什么了吧。更何况我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就因为吵架这种事情去加害别人,即便是失手杀的,我也不会掩盖自己的过错。

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别的玄机。

“当然,你可以为自己辩解,所以,我们需要从头开始,那么三天前晚上你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第一件事情,还是三天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一个没有失去记忆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记起来的吧。那么现在我要怎么办呢?是说实话吗?当然不行,因为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我做的,岂不是做了别人的替罪羊,那么......

“回到家后我应该是先睡了一觉。”我想了很多可能性,但这确实是我经常做的。回家后先是睡上一觉,很久以前就养成了这个习惯,因为我需要一个清醒的头脑完成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

“恩,和三天前说的基本一致,但你真的会一回家就睡觉吗?好了,继续吧。”

“睡了一觉后我见我女朋友正坐在那里玩手机。”

我真的记不清我是不是有个女朋友,现在我的记忆出现了一个空白区,就好像是被剪刀精心裁剪过一样。但是我想若是说成玩手机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漏洞。

“但之前你可是说的玩电脑。”

从这个警察的表情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对我下套,但现在我必须要坚持我自己的观点。

“不,我敢肯定她就是在玩手机。”

这个时候我明显看到了他的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这让我更加的怀疑起来,难道我落入了他的陷阱?

“好,就当做是在玩手机,那么接下来呢?”

“接下来两人就因为工资的事情吵了一架,大概是因为工资,但我们又好像提到了一些别的事情,使得矛盾变得更大。”大部分公司都是选在大约月中的时候发放工资,和现在的时间也基本吻合,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更加有可能发生的矛盾点作为谎言。

“恩,继续说。”

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接下来我们就打起了冷战,但是到了快十二点的时候,她突然就跟我说出去走走,然后拿上了车钥匙就出了门。”

若是监控里面真的有录像的话,我这样说谁都能骗过去。但警察还是提出了他的疑问。

“你们出去的时候就没有发生任何冲突?那为什么你会隔了仅仅只有半个小时就去找她?”

“那是因为她说了很快就回来的话,而且时间那么晚了我也有些不放心。”

作为一个男朋友来说,即便是再怎么争吵,只要不是什么太大的仇恨的话,关心女朋友倒也是件正常的事情。

“那么你在中央公园的湖边找到她之后呢?”

之前我一直在想第三个人的问题,我是不是可以在这第三个人上做突破口,做点文章,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但是现在,机会来了。

“其实,那是我报的警。”

我将头抬了起来,一脸坚定的和警察对视。听到我这么说后,他也显得很惊讶,但是并没有打断我。

“但是在报警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害怕......”

“害怕什么?”

说实话这时我已经有些编不下去了,只能做出一脸痛苦的样子。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个警察跑了进来说:“老大,我们在另一个湖里打捞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体,和可能是凶器的刀具。”

听到这句话,我的灵感又来了。趁着警察开始交流的时候,我整理起了自己的思路。

如果说那具尸体真的是第三个人的话,不,即便不是第三个人,我也可以利用。首先我可以说我到了公园,接着便看到我女朋友被这个人杀害,接着将她放入了后备箱,我一怒之下冲了过去,和他扭打在了一起,接着他就逃跑,跑着跑着一不小心掉了了湖里面。

那为什么他要杀我女朋友呢?劫色?劫财?这些的可能性都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和我女朋友有感情方面的问题。

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一点,中央公园附近确实有几个老旧的公用电话亭,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也不知道那个报警的人是不是用的电话亭报的案,因为有很多人为了不惹祸上身,报案的话都是用的匿名电话。

所以,我只能赌一把。

说来也是奇怪,我将我编好的故事跟警察说了一遍,又聊了一些后就叫我就签了几个文件,然后就将我关了起来,等待着法院的审判。所有的一切都到了这里戛然而止,难道所有的一切真的就像是我所说的那样?那么那个第三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杀了我女朋友,他真的是被淹死的吗?

最终,我被判了三年零五个月的有期徒刑,罪名是过失杀人。在法院的时候我没有再为自己辩解,只是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应得的,谁叫我活的像坨狗屎呢?或者说我是想要逃避这个社会吧,或许监狱的生活会更加不错。

只是不知道凶手最后到底会不会被抓住。

待到监狱生活的第二天,我从狭窄的空间里面醒来,有一种别样的轻松荡漾在我的灵魂里面。我深深的吸上一口气,突然脑袋阵痛了一下,接着便是无数的画面从我的脑海中闪回。

我记起来了。

那天我回到家中,我没有睡觉,两人也没有吵架,而是安安静静的吃了一顿晚餐。接着我开始做着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而刘慧在一旁玩着手机。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仅剩的也快被生活和争吵快磨得一干二净,大家还强求的待在一起,也不过是给自己找个能够依靠的地方罢了。

接着到了快十二点多钟的时候,刘慧说她出去一趟,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是因为我的大度吗?并不是,而是我早就期待着这一天。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去见了别的男人,一个有妇之夫,而且还是她的前男友。我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们在我的汽车里面苟且,但我并没感到气愤,不,不应该说是不气愤,而是我已经准备好了。

拿着从商店里面偷来的水果刀,随着汽车摇晃的频率,我悄悄的潜行了过去。先是猛的将车门打开,然后将那个男人给拖了出来,并用车门狠狠的夹了一下他的腿,那一下伤势肯定非常严重,因为我听到了他的惨叫。

接着他就开始逃跑,一开始我并没有去管他,看着他一瘸一拐的样子,我就知道他跑不远。而是将目光放到了一脸惊慌的刘慧身上,她的脸上写满了求饶,但我并没有心软,而是直接提着她的头发抹了她的脖子。

没有一丝留恋的,我走向了开始在地上爬着的男人,我就这样跟着他,看着他挣扎,看着他如同蛆虫一般的在地上蠕动。

直到到了湖边,他开始向我求饶,说着他的孩子,说着他的妻子,说着他的父母,但到死都没有提到刘慧。

他是被我活生生给淹死的,然后我将他丢到了湖中,连同杀死刘慧的那把水果刀一起。既然两个人那么喜欢在一起,就给他陪葬也算是对的起他了。

最后我用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报了警,然后用衣服包着石块狠狠的敲向我的脑袋,我晕了过去。

......

躺在床上的我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我又哭了,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明明已经尝试着将不愉快的记忆全部都给忘记了,可为什么又要让我记起来呢?

后来我去查过资料,那几天我可能是暂时性失忆,是由于大脑受到外界的剧烈碰撞,造成脑积血,血块压住部分记忆神经导致的失忆。

看来我还是更加适合监狱,连我脑袋的毛病都给治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TSOTSI14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10-17 13:10 最后登录:2018-10-19 22:10

推荐内容

  • 我是一叶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时贪恋大海的浩瀚,终变成了一叶小舟,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飘荡,...

  • 寻找自己的风采

    爱因斯坦说:“当你把学校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诚然,我已...

  • “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我们不再自嘲自己横溢的腰围,不再叹息自己缩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亲--写在2012年父亲节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一生永远放在首位的人,和妈妈并排。...

  • 阻挡你改变的四个“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变总会来的。如果你有准备,就会按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如果不,就等...

  • 幸福,从心开始

    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出国、进一流企业或做公务员。这是这个社会给我们框定的最完...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