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时间:2018-11-23 17:09来源: 作者:ttjq 点击:
  

布鲁斯是被水滴的声音惊醒的,他急忙坐起身来,头部传来的疼痛感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等适应这份晕眩感后,布鲁斯才睁开眼睛,在看到身在何处时,他那灰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但转瞬便恢复平静。他站起身打量这件房间:这是一个封闭式的小屋子,铁门紧锁着,头顶没有灯,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几乎靠近屋顶的小窗户投进来的阳光;屋里布局很简陋,一张床、一个马桶和一个水龙头,那滴水声便是从水龙头处传来的。布鲁斯围着屋子转了一圈,边走边敲着墙壁,声音很清脆,看来这是空心墙,布鲁斯心里想着。看完后,布鲁斯还不是很明白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于是他走到床边准备坐下来好好想想,可是当他看到被子上印的字符时,他愣住了。


被子上印着狱-007,这很明显地表示布鲁斯被关押在监狱里,但这还不是他震惊的地方,他惊讶于后面的数字007。在道上,人们称呼他为007,这不仅是因为他为全球最大的黑暗帝国服务着,更因为他那隐匿的本领,他能在一个地方埋伏十年以上,就只为获得信任,从而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几个月前他就是接到这样的一个任务,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当卧底,盗取警局关于打黑的最新方案,当时正值警局在招募精英,于是他就凭着组织为他伪造的身份进入了警局。这个月是他在警局安稳度过的第四个月了,身份没被识别的他本该心情舒畅的,但是他心里并不安稳,任务就要到时间了,如果他还没有完成,他就要在道上被除名了,想到被除名后的会被仇家追杀,布鲁斯就浑身一震。于是他打算在最后一天晚上执行任务,成败就在最后的那个晚上了。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警局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但是仍有一些人在闲聊和巡逻。布鲁斯坐在位置上环顾四周,打量着那些人:坐在他东北角的是威尔逊,他是整个警局里最刻苦的警官,但是性子过于固执,所以在事务上并没有什么大成就;再向右看,是约翰和鲍勃在闲聊,他们两个是警局里游手好闲和贪小便宜的两位,年纪轻轻便已大腹便便,他们两个现在还留在警局多半是因为想喝咖啡,从他们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咖啡就可以看出来;视线再一转,布鲁斯眼睛眯了起来,熟悉他的人知道这是他对于危险的本能反应。原来布鲁斯是看到了杰克森,杰克森可是这个警局里的老滑头,每次都能神出鬼没地逮捕罪犯并使罪犯招供,杰克森也因此成为组织的头号强敌。布鲁斯环视完后,低下头继续工作,过了一会儿杰克森走了过来,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布鲁斯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看向了杰克森。由于杰克森是背光而站,布鲁斯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到他淡淡地说到:“像你这样肯吃苦的可不多了啊。”说完后,不等布鲁斯有所回复便离开了。布鲁斯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一团迷雾,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散了,因为布鲁斯看到老杰克森打卡离开警局了,这就意味着今晚的行动能顺利执行了,但是为了防止老杰克森再回来,布鲁斯决定到一点半再动手。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到一点二十,威尔逊因为刚解决掉一个案子而兴奋不已,已经起身收拾东西回家了,而约翰和鲍勃已经摊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即便是在喝了多杯咖啡之后。布鲁斯起身到窗户边看着威尔逊吹着口哨离开,然后走回来看了看四周,确定一切安全后,布鲁斯开始行动了,他走出办公室,朝着局长的办公室走去,身后的时钟映着他的背影,此时时间正好为一点半。


布鲁斯踮着脚尖走在走廊上,眼睛四处环顾着,一旦有汽车灯光照射进来时,他就停下来等车过去再向前走。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口,他插入他一早就配好的钥匙进入了办公室,然后他慢慢地走进去,来到办公室的一角,保险箱就在那里安稳的放着,布鲁斯拿出准备的工具开始工作,凭着多年的经验,布鲁斯很轻松地打开保险箱,拿出那份方案,然后将其放在袖子里,再把保险箱关好,然后打卡离开警局。正当布鲁斯回家把东西藏好时,门口传来敲门声,他神经一阵紧张,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怎么会有人上门呢,布鲁斯心里想着。布鲁斯再三确定方案藏好且不容易找到后,他把手枪上膛,拿在手里去开门了,但是开门后外面并没有人,布鲁斯小心探出脚步去查看时,眼前突然一黑,他就失去意识了,等他醒来时,他就已经躺在这间屋子里了。


布鲁斯从回忆中抽出,想到自己事迹败露,心中一阵不快,随即又被文案藏得很严密的愉悦冲散了,他吹着口哨躺了下来,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等他醒来时,那个小窗户投射进来的已不是日光了,而是淡淡的月光,正当布鲁斯计算现在是几点时,铁门上传来钥匙碰撞铁门的金属声,布鲁斯连忙坐起身,紧接着他看到门上透出刺眼的光芒,有什么东西被放进来了,紧接着光芒就消失了。布鲁斯起身过去一看,才发现铁门上有个小窗口,可以将东西放置进来,刚才放进来的便是食物,简单的两块压缩饼干和一杯水。一整天没吃东西的布鲁斯也不顾及食物是否安全,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正当他吃完第一块压缩饼干时,他听道隔壁传来呵斥声和痛呼声,但是他没有在意,继续吃着东西。


深夜了,布鲁斯睡不着,靠着墙壁望着窗户发呆,这时隔壁又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并且还时不时的夹杂着几句脏话,布鲁斯被那个人的声音吵到心烦,就大力地拍打着墙壁,呵斥着那个人,隔壁就此息声了,但是过了一会儿后,隔壁又传来声音,但这次不是呻吟声,而是来自隔壁的问候。通过聊天,布鲁斯得知隔壁埃罗也是一个间谍,也是在一次任务中被逮捕,关进监狱里的,不同的是埃罗较布鲁斯更早进监狱,并且已经被行刑过一阵子了。埃罗每天晚上都要被拉出去行刑,每次回来都是疼痛不已,布鲁斯就很好奇地询问他为什么不放弃,埃罗则是以很严肃的语气说他不能背叛组织,不能泄露组织的秘密。布鲁斯听到后,内心极其震撼且佩服着埃罗。


就这样,他们两个每天无聊时,就靠在墙上聊天,哪怕是后来布鲁斯也被拉出去逼供,回来也满身伤痕时,聊天都不曾落下,好像聊天是他们的药,聊聊天伤痛便能有所缓解似的。但是无论怎么聊天,他们总是避开他们的任务不谈,各自心中对对方仍有防备。直到一次聊天,埃罗提及他那美丽的家乡密城和他美好的学校生活,布鲁斯才发现埃罗是自己当时玩得很要好的一个同学,只不过长大后失去联系,再加上身体发育,嗓音早已不是当年那番清脆,所以彼此才没认早些认出对方。从这之后,布鲁斯放下心中最后的防备,与埃罗无话不谈,聊上学时对方的糗事,聊各自的家庭,聊各自的事业,甚至是他们的任务。


有天晚上,埃罗行刑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连呻吟声都没有,布鲁斯就很着急,不断敲着墙壁询问着对方的情况,过了好一会儿,隔壁才传来弱弱的声音。“布鲁斯,我该怎么办,我的意念快被他们磨灭了,我快想放弃了。”埃罗无力地说道。


布鲁斯听完后沉默了,他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惩罚特务的,他心里咒骂着这些魔鬼,然后缓缓地说:“再坚持坚持吧,我相信组织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愿上帝保佑吧。”


日子在他们的怨念中度过,原本还提供食物和水的监狱,突然就不提供了,哪怕是被拉出去行刑的途中,大声咒骂那些人也不管用,他们进入了真正的炼狱。布鲁斯和埃罗晚上虽然还有聊天,但是往往在几句话后便结束了,布鲁斯明白埃罗要屈服了。


已经是停水停粮的第四天晚上了,布鲁斯被扔回屋子时,精神已经恍惚了,这几天不仅停水停粮,还加重了行刑力度,精神和肉体双重压迫,布鲁斯也要坚持不住了。布鲁斯艰难地爬到床边,却无力爬上床,只能贴着床和墙角坐下来喘着气。


这时隔壁传来声音,布鲁斯轻声唤着埃罗的名字,那边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埃罗的应声。“埃罗,我也支撑不住了,我是不是个笑话啊,前后不一的。”布鲁斯说完后,嘴角扯动地笑了笑,苍白的嘴上又渗出几颗血珠。布鲁斯舔了舔嘴唇继续说:“组织已经放弃我们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如此拼命地守护这些秘密,但我也不愿把这些秘密坦白给那些魔鬼,所以我能和你说说吗,至少我心里能痛快点。”


埃罗在隔壁简单回应了一句好,布鲁斯就开始简述那天凌晨发生的过程,以及方案藏匿的地点,说完后还极为自豪地夸赞自己的犯罪天赋。并且询问埃罗对他的做法有没有什么想法,但是隔壁迟迟没有回复,布鲁斯意味埃罗晕厥过去了,便道了声晚安,直接坐在那里睡着了。


到了第五天晚上,布鲁斯惊奇地发现没有人过来带他去行刑,敲墙询问隔壁也没有人回应,布鲁斯心里顿时感觉不对劲,但是又感觉不出来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就在他不停串联问题时,铁门打开了,杰克森出现在了门口,对于见到他,布鲁斯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淡淡地看了看他,然后闭上了眼。


“布鲁斯,你最近可好?”杰克森说,布鲁斯刷地睁开了眼,看向了一脸笑意的杰克森,这声音不是埃罗的吗,不,与其说是埃罗,不如说是杰克森。原来埃罗从始至终都是杰克森扮演的,布鲁斯恍然大悟过来,自嘲地笑了笑,低下了头,不知是不甘还是投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ttjq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11-19 13:11 最后登录:2018-11-19 13:11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