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生前死后

时间:2018-11-23 17:06来源: 作者:飞翔的小胖 点击:
  

"喂,妈,都快十二点了,你怎么还打电话过来。”男子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


“阿德,我就是想提醒你早点睡觉,你之前在家就没早点睡过几次觉,妈这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点苍老,语气中充满着担心。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这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点有气无力的。


“嗯嗯嗯,我知道了,我一大早就去睡了,要不是被你这个电话吵醒,我估计能一觉睡到天亮呢,就这样吧,挂了。”


“嗯,不好意思啊,那妈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继续睡吧。”可能是因为打扰到了自己的孩子睡觉的原因,她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有点自责。


挂断了电话之后,过了一会儿,回想起刚才对母亲说话的语气,伸手想拿起电话打给母亲道歉,手伸在空中,却又停住了动作,重复几次之后,始终没有把电话拨打出去。


可能是自尊心在作祟吧,他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妈她估计不会介意的吧。”


男子名叫杨德,是一个小公司的普通职工。


夜已深了,他还在办公室工作。


“滴,滴,滴......”


公司的里那个报时的钟声响了十二下。


“都已经十二点了啊。”


杨德望向办公楼的窗外,城市的灯红酒绿皆进入了他的眼中。


来往的车辆,高大的建筑,这城市虽繁华,可这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是为他而亮起的。


这景色让杨德感到有点落寞。


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办公桌,还有一堆工作没处理完。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加油吧,以后会越来越好的。”想着想着杨德便乐观地笑了起来。


忙完工作,已经一点多了。


因为租的房子就在公司附近,所以他平时上下班都是靠走路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的原因,今天在回家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的选了一条幽暗寂静的小路。


凌晨一点多,即使是在大城市里,人流量也会相对减少了一点,更何况是这种阴暗的小路。


杨德一路走来,没有遇到几个人,即使有人从他身边走过,那人也会露出一种提防的姿态。


也是,有几个正常人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走这么一条路呢。


路的两旁被草和树木掩盖住,走在路上不时还能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偶尔还传来阵阵呼呼的风声。


“阿嚏,这天气要转凉了啊。”杨德缩了缩身子,摸着手上的鸡皮疙瘩说道。


“昨天双十一买的衣服怎么还没给我发货,不行,我要马上催他快点发货,再晚点送过来我就要凉了。”


正当他在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一只黑猫突然从路边跳了出来,把杨德吓了一跳。


“原来是只猫啊,还以为是什么呢。”


杨德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对,这环境是会给人带来一些压力。


一块黑色的东西却迅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原来是一块黑色的玉。


杨德拿起来,放在手里仔细的观摩着,能看得出这块玉的正面刻的是一个笑脸佛,玉身的黑色也显得有点怪异,在夜晚的影响下,看起来十分的阴邪。


“这是从刚才那只猫的身上掉下来的?”杨德看了看四周,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你说要是其他人看到这种奇怪的东西估计会直接把它扔掉了,可偏偏杨德对玉就有一些研究。


“这是一块好玉。”他心想。


“四周没有人,我捡回去也没人看到。”


这样想着,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把那块玉给塞进兜里,拉上口袋的拉链,又摸了摸口袋,再次看了看四周。


他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弯着腰,左瞧又瞧的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只是后面的风依旧在吹,呼呼作响,仔细听,里面好像还掺杂着大佛的笑,听久了,又像是,


人在哭!


躺在床上,他的手里拿着那块玉,细细端详着,又开始纠结起来要不要报警,犹豫了一会。


终究还是贪婪战胜了恐惧。


玉被他随便找了个盒子给装了起来,放在床头旁的柜子上。


世界好像被扭曲了,光怪陆离,各种各样的光在旁边闪烁,偶尔还传来几声尖厉刺耳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胆战。


他感觉自己像是在空中飞,或者准确点来说,这感觉更像是在做自由落体运动。


“啊!”杨德突然从床上翻起,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还在房间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是梦啊。”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十一月十九号凌晨三点。


于是重新躺在床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始终睡不着觉。看了看手机,手机没信号。


无奈,只能打开电视机,看电视打发打发时间。


换了十几个频道,都是白白的雪花影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问题的,还是一个播着十二号旧新闻的新闻频道。


“将就着看吧,反正也好久没看新闻了。”


“今日凌晨,一男子在昌街五栋前坠楼身亡,经查实,死者是9层03号租户杨某,警察证实,死者杨某系跳楼自杀,并已排除了案件可能。”


“昌街五栋9层03号。”杨德抬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眼神露出一股迷茫之色。


“原来那都是真的,我已经死了啊。”


看着自己躺在棺材里面,再次确认自己真的死了的时候,感觉身上又轻松了一些。


只是看到了坐在旁边椅子上的母亲,一直在抽泣着,眼睛红肿,红血丝布满眼球,白发和皱纹又多了一大堆。


他的心隐隐作痛。


“妈,对不起,还有,我爱你。”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可,已经晚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末班车
  • 下一篇:没有了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