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我眼中的悲悯

时间:2018-11-18 11:46来源: 作者:clear123456 点击:
  


想要更真切的看清人,去医院吧。

自小生病次数少,去医院的次数算是寥寥无几。作为医学生的我机缘巧合或是自然而然去了医院做义工,帮助病人们挂号等。起初,并没有想认真观察来回的人,毕竟我涉世未深,对外人也不感兴趣。但几次活动下来,感触颇深。

来就医的人本身就处于弱势,来医院的人大多应该不太开心吧。他们其中不乏乘几小时的车赶来,来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紧张的心。他们是真的紧张,对于一点小小的帮助也会感谢半天。

有一对夫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两个个头都不高,穿着也十分不讲究甚至于邋遢。女人抱着孩子,男人背上背着包,手里也是大包小包地提着。因为身高原因或者是她太瘦小,感觉她抱着孩子很吃力,这样子甚至有些滑稽,其实我内心是很悲痛的,自定义给他们生活艰苦等等的初印象。他们找到我,想让我帮忙挂号,他们问的很紧张好像生怕我会拒绝。

起初以为是男人要看病,很明显他应该是甲亢,两个眼睛外凸得很严重,神情疲惫。出乎意料的是,医卡通是个女人的名字。他赶忙说要挂乳腺外科,他说话有很大的口音,讲起来十分含混,我便让他再重复一遍。女人在一旁看的很着急,她一边往自己胸前指一边说自己有乳腺癌,在她怀里的孩子也因此被晃得来回摇摆。在我示意他们挂好号后,女人长舒了一口气,对着男人笑了。谢过我后,男人拿起地上的行李,两人匆忙离开了。我望着他们两人狼狈的背影,久久不能平复。

此后,我会下意识的观察来往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行色匆匆,有些不会使用自助取号机,着急的神色是写在脸上的。因为情况紧张或种种原因,他们不会考虑许多,所发出的行为也是内心的原始想法,更能显出一个最真实的自己,因而在这里往往更能看清一个人。

其实医院也是充满争吵的地方,我对那些大声激烈争吵的人们也是见怪不怪了。因为来往的人们都太忙,都有自己的事,抑或是感觉帮不上忙,大都采取旁观的策略,让战争的火苗自行熄灭。

医院里也有的是无奈,我看到过妻子对丈夫的忍气吞声。对于丈夫的大吼大叫或是不给尊严的指责、怒斥,她们缄默不语,只是尴尬的站定。我想这其中有少无奈啊,多少不甘啊。也有许多子女协同来就诊的老人,他们好像听话的孩子,安静的站在一旁,听凭到子女的安排指挥。我有些伤心,他可能以前是个威严的父亲,但此时他要靠着自己儿女,听受指责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她也许是个温柔的母亲,在此景之下也会感慨万千吧。

在医院高峰期时,很多病人没有病房,只能在长长的走廊外支起一个简易的单人床。到了冬天更是不好受,开门关门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风。青年人大多在看手机,老年人躺在床上安静的发呆,我感觉他们对疾病好像有种漠然,不然呢,一直哭吗?来来往往的人穿行在嘈杂的走廊上,他们对此投以各色的目光。我有些悲伤,换做是我呢,自己也不能改变什么啊。

其实用上帝视觉看人,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当你没有处在同样的环境里,你自然可以妄加断论的内心腹诽,怀有己之偏见的看待。但有没有想过,若自己身临此境,又是什么样呢。所以知道就好了,了解生活的不易与苦楚,才更能珍惜那些美好。

懂得生活的凌厉,然内心向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