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杂志荐稿>

时间:2013-12-22 22:43来源: 作者:南极仙翁 点击:
        又是一个雨天的夜,怀着闷闷的心情,撑一把雨伞在雨中行走,任蒙蒙细雨洗涤我迷茫的心。时光如无底的浪,从白天吧我送入黑夜,又从黑色的浪花中把我淘沙似的涌到白天的浪花之中。在昼夜的交替中,除了无辜的心情,不知道还剩下什么?          
            然而雨中的风景 却总是那样的流连忘返。开始雨还没有到来,天和地都笼罩在雾中,突然觉得要下雨了,不觉然,点点下雨打了下来。小雨就想一个害羞的少女,脸上滴一小沫,抬头一看又消失了。慢慢的天空的薄雾好像往地上走动,不得不承认飘飘然而吹衣,凉气铺面而来,不得不让你穿的薄衣打个冷颤。小雨开始调情了,点点粘粘,飘飘沙沙,你听不见它的声音,只感觉它望你身上粘,沾着头发,感觉很温馨,有点凉又不舍得离开。人工湖荡漾着波纹,花草树木静静的,情侣在小雨中络绎不绝。霓虹灯下的蚊虫像蜜蜂出窝,嗡嗡的围绕着路灯飞舞,像是在参加一个美妙的舞会。
                大地上的雾气缓缓散去了,会有一会寒冷 ,这时大雨就要来了,大珠小珠落着,小点很快连线,甚至门帘,温情的少女变成热恋的情人,不再沾着,黏着,索性把你融入它的世界。只有它沙沙的声音,人工湖的波纹变成了水泡;树上滴答滴答的落雨声,像时针的走动声;花儿低下了头,像含羞出嫁的姑娘。路灯下的飞虫不见了,只有矗立的战士----路灯
                各色的大花在雨中盛开 ,五颜六色的在雨中来来回回的移动,细看才是一个个撑着的伞。这时人工湖的大花慢慢减少,偶尔碰见一朵或两朵,走近看一般都是调情的情侣。说笑着的,拥抱着的,挽着手的,脸上笑开了花;也有好像相互倾诉烦恼的,头放在恋人的怀里说不完的话。
               温顺大渡河起浪花了,没有家乡白水江的那么澎湃,也没有白水江下雨时河面吹来清新的河鲜味。泥土味很浓,夹杂着淡淡的草味,有种说不出的厌烦。或许在大渡河岸待得时间太短,一时半刻不适应这的土的芬芳,或许由于地形的决定,不容易嗅到他真的味道。翠绿的柳树在雨中沐浴着,千万垂丝在雨中舒展着,像美女在洗完头在镜子旁欣赏自己美丽的长发。
                在雨中游荡不得不想起家乡的雨来。乌云黑沉沉的压下来,刚看见还是大点大点的雨点,狂风乱吹,树枝到处乱摆,狂风恨不得把树连根拔起,一会雨像瓢泼一样下来,打着久旱的地,地面的灰尘都飞了起来。刷刷的雨刷着树杆,树冠都是低着头的。雨丝像粗大的银丝,如果是晚上用手电照会反光的。大雨过后听见的就是恶狠狠得大浪声音,三四十公里也能听的见。风号浪吼,浊浪排空,山岸嘶吼,天地好像被它淹没一般。
                最乐的就是钓鱼了,水一混把吊钩扔下去就能上来鱼,真像手捧一样。雨后划船赏月就更加美了,美丽的月光美丽的夜晚。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澳门博彩在线导航平台